藤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拾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藤槭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众鬼有条不紊地做着内务,指引进入黄泉之国的灵魂,一派和睦的景象。

    两人在正对着庭院景色的房间坐下。

    礼枝又开了一罐啤酒,道:“这才到哪里?我一定会赢的!”

    “‘缘’也好,‘命’也好,其实都是不存在的。”伊邪那美说道,“人类总是牵强附会,要把一些巧合解释成为缘分和命运,然后感动自己。明明连我们,都无法参透未来,怎么会有注定的东西,真是可笑。”

    晴尘睁眼,赤色瞳仁与她对视片刻,“人类的语言,是在世间万物与现象出现之后,才被创造出来。能被语言准确定义的东西,并非万物的全部。所以说,至今也不知道该用何种词汇表明她的身份。‘信徒’是最接近的一个。”

    拓云和早雾见她来真的,赶忙飞上去,一左一右抱住了她的腿,“不可以,我们答应了晴尘大人,在他回来之前,都不能让您出去!”

    下一秒,礼枝直接从门缝里挤了出去,“OK,掰掰~”

    晴尘:“与此事无关。是另外的事。”

    晴尘:“人与人之间的关联,是与什么有关?”

    “那么,你们应该服从于谁的命令?”

    礼枝怀疑地看向晴尘。

    “那个人和我做过约定之后,就归地狱管辖,我无法获知任何消息。”伊邪那美拍了拍手上沾着的饵料粉末,向宅邸走去。

    晴尘端着茶杯的手稍微收紧了。

    “我们的生命是无限长,在无限长的时间里,遇到形形色色在意的人,也是常理。”伊邪那美又倒了一杯血红的三途川之水,“当初,你为人类的灵魂刻下咒文,也算是违规操作,惹了麻烦。为了帮助你,我被阎魔大王念叨了几百年。”

    礼枝站住,严肃地问道:“你们是谁家的座敷童子?”

    晴尘配合地笑笑:“那还真是令人羡慕。”

    “你也该试着尝试一些新的东西。”伊邪那美叹道,“现世瞬息万变,困在过去的话,就无法享受当下以及未来更漫长的时光了。”

    拓云和早雾呆呆地答应了。

    晴尘便趁着空闲,向地面下穿行,来到了黄泉之国的门前。

    “我想知道晴尘的过去,关于筑紫所说的话,还有我遇见的那个女子。”

    “主人大人,真的不用下次再玩吗?”早雾抱着一摞空空的啤酒罐,忧心忡忡地看着满面红光的礼枝。www.cuichuan.me

    晴尘眯着眼睛笑,“阎魔大王现在如何了?”

    “是啊,只要足够想,并为之努力,就可以改变现状,达成心愿。”伊邪那美歪着身子坐着,一边赏景一边喝酒,“这就是所谓的信念,也就是念力。”

    因为喝了酒,藏不住任何的情绪,这一点的怀疑清楚地反应在了她的眼睛里。

    “不过照此说来,我稍微可以理解一下你的心情。”伊邪那美坐正了身体,“你在刚显现人形的时间就遇见了很特别的人,往后千年,就很难再找出比那时更重要的存在了。”

    伊邪那美:“中.国地狱历史悠久,管理有序,办事效率也是超高。”说着,她直接变成了星星眼,话音提高了几分,“而且,奈何桥头那位美貌温柔的孟婆,可是我在中.国地狱最好的朋友。每年去中.国地狱访问,我都和她一起玩。这可是几千年的交情呢吼吼吼吼吼~”

    *

    伊邪那美:“啊呀啊呀,要不然你重新开始一段与人类的结缘也不错啊。”

    起身梳洗好,做完午饭,礼枝就准备出门。

    果然,晴尘扔出来的数字比七小。

    “我获得了一些新的情报,需要伊邪那美殿下为我解答。”

    刚要摸到门把手,拓云和早雾就冲了过来,挡在了门前。

    朝上的面是数字“七”。

    晴尘手心里掂了掂有一定重量的赛子,歪了下头,“那么就再比试一局吧。”

    拓云和早雾面色大变,“不可以啊!主人大人!”

    “因为她只在晚上出现,被妖和鬼口口相传成了念力过于强大而重返人间的亡者魂灵。”晴尘摆弄着茶几上的白瓷杯,“一千多年来,故事有很多的版本,甚至筑紫这种住在高天原的神使都有所耳闻。www.minglang.me”

    问题非常直白,但看晴尘的表情,根本一点都没有被冒犯道。

    好像很有道理。

    晴尘开口道:“上次说到我遇见了一个人。”

    礼枝双手托腮,上半身向对面探了过去。因为喝酒上头而通红的脸上,方才不清醒的笑褪去,转而换上了一副郑重的表情。

    “我从她那里了解了一些故事。”晴尘低头看着茶杯里漂浮的茶叶梗,说道,“她来到这里,是出于无名的信念。”

    输赢几乎已成定局。

    只是,故事真的是这么简单的样子吗?

    “那么,我遇见的人,确实和我要寻找的人有一点像。”

    “是关于你要找的那个人的话,恐怕有些难度。”

    晴尘转着茶杯,默不作声。

    “那好呀。”伊邪那美笑了起来,“和你一起聊天,我的三途川之水都变得更好喝了。”

    晴尘的眉毛动了动,笑意里凝了几分认真,“这可不太妙啊。”

    她又将剩下的所有饵料都撒进了河里。

    “因为筑紫殿已经发现了您和晴尘大人是同一阵营,失去了对您的信任。就这样贸然出门,恐怕会被筑紫殿找麻烦。”

    “此话怎讲?”伊邪那美看着他。

    比了几个小时,终于轮到礼枝赢了。

    “不行不行!主人大人您不能出门!”

    伊邪那美端着酒杯,鲜红的长指甲异常妖艳,“啊,你是想说人类所说的‘缘’吗?”

    不过,礼枝从来都是见招拆招的人,决定了要出门,就风雨无阻。

    晴尘无奈地笑了笑,“嘛,既然我听了关于礼枝的那么多的故事,只好勉为其难地讲一下我的,来作为回应了。”

    吸引人的,永远是神的恩赐和能力。

    今日的伊邪那美宅邸和往常一样忙碌。

    千年前的京都日落后禁止外出,在夜半时分出现在大街上的人,的确会被普通人当成妖魔鬼怪来对待。

    红色的漆与皮肤对比鲜明,衬托得他近乎白到刺眼。

    礼枝醒来,临近中午。

    “很好。”礼枝满意地点点头,“现在我命令你们好好待在家里,支持我的选择。”

    她手舞足蹈地将开好的啤酒倒入晴尘的杯子里,“有请。”

    晴尘收起了酒杯,“我知道礼枝还有很多的疑问,不过,再喝就会醉,所以今天的游戏到此结束了。”

    早雾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和拓云一起去收拾一片狼藉的茶几。

    一觉醒来,被关禁闭了,真有你的。

    伊邪那美停下了撒饵料的手。

    “哈哈哈,邻国的地狱,你是指的中.国地狱?”

    伊邪那美:“嗯,她不是你要找的人。”

    阳光肆意泼洒窗外,屋子里也暖洋洋的。

    礼枝笑笑,按下门把手,“我只是要去问个问题,请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礼枝:“为什么?”

    “这位女子违背了都城的规定,不顾自身安全,也要去伏见稻荷神社,究竟是自发所为,还是受到了你的蛊惑?”

    这一次,他扔出去的赛子朝上的那一面是“一”,比礼枝扔出来的“四”要小。

    赛子里最大的数字。

    晴尘点头。

    几条奇形怪状的黑鱼浮出水面,争抢着,发出了类似于bia叽嘴的诡异的声音,转眼间就把所有饵料都吃完了。

    礼枝:“只是信徒而已吗?”

    伊邪那美在三途川大桥上喂鱼,听见来人的动静,也不回头,红唇浅浅地动了两下,“稻荷神,怎么又有心情来这黄泉之国了?”

    礼枝:“呃——”

    “果然还是等晴尘大人回来,再出去会更好吧。”

    礼枝眨巴眨巴眼睛,“请继续。”

    她拨开拓云和早雾,道:“我正是要去见筑紫殿。”

    拓云附和:“就算不借助非自然之力,稻荷神的气运也会比普通人类好几万倍。”

    “时为长和六年,同年,年号更迭,因此也是宽仁元年。”晴尘半闭着眼睛,回想似地讲述道,“那一年,我在伏见稻荷大社普通地过着普通的生活,做着普通的工作。那位来拜访我的女子,是我的……一位信徒。”

    窗外,乌鸦已经宣告新的一天开始,在呕哑嘲哳地找厨余垃圾吃。

    “还是那个不正经的样子咯。”伊邪那美摊手,“我时常会想,把地狱交给这种不靠谱的家伙,搞不好真的会倒闭,然后混乱世间。到时候,岂不是会被邻国的地狱笑死。”

    《为稻荷神献上油豆腐》最快更新 [lw77]

    “当然是礼枝大人的命令。”

    晴尘喝完了一杯,将杯子放下,问道:“礼枝想听什么故事?”

    他的手指绕着手腕上的一截红色细绳,“我是神,我不需要蛊惑任何人,也会有络绎不绝的信众。就比如,礼枝除了我,也会参拜别的神明。七福神的样貌恐怕……不尽如人意,可是人们还是坚信七福神能够带来福运。”

    “是啊是啊,晴尘大人去见朋友了,没有给您结印。出门是危险的事!”

    拓云和早雾:“是礼枝大人家里的。”

    这世界上有的是面目可憎的神明,但他们接受的供奉并不比稻荷大社少。

    “人生的发展,人与人的联系,都是靠着自己的信念来影响的,没错吧?”晴尘问。

    晴尘走到了她的边上,白皙的手搭上了三途川大桥的木制栏杆。

    礼枝大受振奋,接着抛出了下一枚。

    晴尘:“为什么?”

    她转过头来,美艳动人的脸上展露轻松的微笑,“当然可以。不过……”

    礼枝本来睡得差不多了,因为喝了酒,醉意上涌,又感受到了反扑的困倦,于是回到了卧室继续睡觉。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拾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