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拾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遇今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直到身边的雅儿突然抱着胳膊,发出“嘶”的一声,好似被这持久的鞭打声激起了鸡皮疙瘩,她才反应过来。她之所以觉得这鞭打声太过规律,甚至平静地有些诡异,是因为自始至终,姒云都没有听到一声痛呼。

    “因为你还对她抱有幻想,认为她不是故意的,寄希望于她来救你!”

    雅儿却并不怎么理会他们,只是自顾自开始服侍她洗漱。姒云作为一个冒牌货,也不敢说什么,只默默观察着。让抬胳膊就抬胳膊,让起身就起身,尽可能不表现出生疏的模样。

    所以诛杀朝云郡主,刚开始还可以说是阴谋,后来就是赤裸裸的阳谋了,即便凤亲王府知道幕后之人的险恶用心也无济于事。

    鸟雀落在她的车顶上,叽叽喳喳的叫着,然后被守卫轻声赶走。www.yajie.me姒云迷迷糊糊睁开眼,透过醒纱珠帐隐约看到窗外大亮的天光,怔了怔,方才想起自己昨夜约莫是在姒清泽背上睡着了。她抚了抚晕乎的头,轻唤了声雅儿。

    而她自然不能中了这幕后之人的圈套。

    姒云先是被重达百斤的锁链剧烈晃动的声音吓得后退一步,感慨他都这样了,竟然还有力气晃动锁链。但下一刻她看着谢枫野完全变了的神色,得意的同时,心中浮现了一个念头。

    姒云气笑了,她这些时日被这个谢枫野追的如同过街老鼠般战战兢兢,满身狼狈。如今他沦为阶下囚,自己连见他一面都得斟酌,这个皇女没得当得这么憋屈。

    待听到她说他们是宫中的一等女官,也就恍然了。凤霖是女子掌权的国家,书中在讲到前朝官员配置时不免讲到宫中女官。

    原文中她的身死,让盛京和云州的关系达到了冰点。冰到什么程度呢?哪怕盛京诛杀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官员近半数,只要有云州臣子提议复合,就会被云州百姓寻伺攻击,连门都出不了。

    她仿佛丝毫不在意谢枫野说了什么,手中已经有了确实的证据般笃定地继续说:“这个事情其实已经很鲜明了,有人给了你我是假郡主的消息,让你做了这无论成败都必死无疑的刀。”

    云昌看着她的行径苦笑了下,前几日还有下属告诉他郡主经此一事性情大变,简直像变了个人,现在看来虽有变化,但这本性还是难移呀。他随即召了召手,又唤来数十个兵士加强布防,自己亲自进了营帐。

    这已经是在示弱了。

    谢枫野恶心的神情顿了顿,眼睛眯了眯说:“郡主高看在下了,上百皇羽卫的押送下,在下怎可能逃脱。”

    听到这句话,姒云挑挑眉。按照凤霖国律法,嫌犯第一时间应该押到刑部看压,细细审问。没想到盛京竟然暗地将他送给身为仇家的她。为了让她出气,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送走女官后,姒云抬手懒洋洋地随意地拂过匣子里的珠宝,在欣赏这些价值连城的珠宝和去审问谢枫野的兴奋中反复横跳,最终还是败给了自己的报复心。

    说完她就招手,让雅儿唤人把她的靠椅零嘴搬来。

    看到他们二人捧着这样大的两个木匣垂首站了这么久,此时礼节动作间依然沉稳标准,每一步都恰到好处,手都不带抖一下,姒云就觉得不是常人。

    “呵”听到这句明显被还回来的话,谢枫野愣了一下,舌头顶了顶口腔内的伤口,邪笑道:“郡主这是跟死人说话呢?看来也离阴间不远了。”

    直到大半个时辰后,她穿戴完毕坐在摆满各色早点的梨花木桌上,雅儿方才给她夹了块蟹黄虾,好似才想起他们似的开口:“这是盛京派来的两位姑姑,殿下若有喜欢的便收下吧。”

    “此人出身武林世家,参军前曾是江湖中有名的游侠儿,风靡一时难逢敌手。还请殿下顾全自身,莫要靠近。”

    而太女的一品女官只有两个名额,且都需女帝首肯,所以也变相是女帝的人。这女官说明饰物都是女帝亲选,也正是这个意思。而之所以让身为平辈的太女女官前来,也是有让她出气的意思。www.jingting.me

    可即便是这样的队伍,此时竟然里三层外三层地驻守着一个铁链缚身的人。风吹起帐帘,姒云看着里面穿着囚服的人蹙了蹙眉,再三确认道:“里面就是谢枫野?”

    她瞥了云昌一眼,轻哼一声,漫不经心道:“那就先灌他一壶迷魂药,找几个壮汉胖揍他一顿,打得他有气进没气出了再禀我进去。”

    “滚!”

    姒云没想到雅儿平日里一张讨喜的苹果脸,幼稚胆小的模样,对待外宾却这般有气势,不由暗暗点头,怪不得当年那么多仆妇,只留下这个小姑娘。

    “是的,殿下。”云冀军副将云昌恭敬回道。在知道她想单独审问她后,有些不赞成道:

    这时云昌走出营帐,朝她行礼:“殿下,可以进去了。”

    她这话一出,不仅是两位女官,就连雅儿都诧异地看着她,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似乎没想到她受了如此大的冤屈竟然没有任性大闹,反而还如此理智,顾全大局。

    姒云抵着牙根,在心中默念这个月余以来悬在自己头顶的名字。

    只是听着听着,她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这鞭打声十分有节奏,总让她感觉差点什么。

    她将其中一枚展翅的精巧凤钗别在发尖,扬声道:“走,去看看。”

    愣神过后,两位女官深深敛衽为礼,面露感激:“多谢尊下顾全大局”。

    照亮了正中央,被悬空绑在十字架上的谢枫野。

    “但奇怪的是,你却不仅丝毫不愿意把她供出来,甚至连逃命都不逃。你说,这是为什么呢?”姒云满脸的好奇看着谢枫野,似乎在等他解惑。

    谢枫野在她触摸到他皮肤时脸色就黑了,待被她完成这一把揉捏后,脸色就像吃了坨屎一样恶心。锁链被晃动的哗哗作响。

    纵使外间天光正盛,但在这营帐内却光线暗淡黑乎乎的,只点亮了一处火光,应该是为了方便行刑。

    “原来是太女姐姐,东西我收下了,不是因为本宫不追究此事,而是因为我相信姨母和表姐定不会是想要置我于死地之人。”

    “对您无礼的骁骥左将军谢枫野已被拿下,现已交接给云冀军关押,进京前将任由您处置。”

    几息后,“啪!啪!啪!”鞭鞭到肉的令人耳膜酸胀的刺响声从风中传来。

    雅儿穿着浅蓝色的曲裾,端着一只铜盆,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面生的衣着华丽统一的女子,她们每人手上捧着一个大匣子,行完礼后垂着头站在那,神色十分恭敬。

    但还没等谢枫野出声否认,她就立马仿佛找到谜底的小女孩,自言自语兴奋回复道。

    她嗑瓜子的手顿了顿。

    《拒绝贴贴,女皇成长手册》最快更新 [lw77]

    听到雅儿介绍她们,她们连忙上前一步,俯手高举木匣,稍稍年长一位恭敬道:“郡主尊下,奴二人是太女府一等女官,奉太女之命迎尊下回京,备了些陛下御赐的薄礼,还望尊下笑纳。”

    耳边是谢枫野粗重的喘息声,他听到她的脚步声,耳朵动了动,锐利的眼神倏的扫向她。

    不是因为朝云郡主多得民心,而是凤亲王终将年迈,没有朝云郡主庞大的御水术的支撑,云州百姓的富裕生活将会戛然而止。而盛京这一辈也只有太女和一位宗亲县主御水术可堪一用,却还要支撑其余两州,根本分身乏术。

    毕竟身为除太女外,编制最正的皇二代,却差点被皇家亲卫诛杀在朗朗乾坤天子脚下,若是成了,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笑话。也难怪一收到消息就连夜派人赶来。这简直是对云州的侮辱。

    “谢少侠武功盖世,这一路应该是有机会逃脱的吧?”她把玩着一缕谢枫野垂下的发丝,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情般,笑吟吟道。

    姒云没想到他都到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敢这般顶撞她,心里一噎,气闷不已。但她转眼便看到火光下一块块健硕的完美的仿佛希腊雕塑的肌肉,微微一笑,上手油腻地揉摸了一把道:“谢将军,这是想与本宫做一对亡命鸳鸯啊。”

    与中国封建王朝后宫的女官不同,凤霖国的女官虽然不直接掌管一方治安土地,但可谓是天子近臣,草拟圣旨、传递要闻、奏折排查都离不开她们,可以直接理解为皇帝未登基前的府官,中央官中的中央官,品级未必高,但非亲信者不可担当。

    姒云勾了勾嘴角,低柔的声音在暗营内显得低缈婉转:“谢将军,现在可看清送你上西天的人了?”

    云冀军是云州守备最精锐的一只队伍,在姒清泽近些年的治理下个个有以一敌十之勇。纵然只抽取了其中八百兵力,但高个子里挑高个,个个勇武不凡,足以能抵挡万人之军。

    谢枫野。

    见谢枫野已经完全被她的问题吸引住,完全忽略了自己留在她手里轻佻把玩的长发。姒云勾了勾嘴角,确认了心中的想法。

    分析完现有的状况,姒云瞟了眼匣子里闪瞎眼的华丽珠宝,按捺下激动,冷淡道。

    几米开外,姒云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晒着太阳,伴着这特殊的乐声,别提多身心舒畅了。

    他半身赤|裸,喷胀的肌肉上布满了交叉重叠的血红鞭痕,在闪动的火光下杳杳渗出鲜血,与反射着水光的汗液交织,仿佛被水红色墨水冲刷全身,在阴暗的牢营里显得触目惊心。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拾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