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鱼咕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拾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羡鱼咕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不行。”说到离开,他表情反倒没那么迷茫,“我没办法离开这里。”

    无论她怎么找,刚才京阙的出现都好似一场黄粱梦。

    此时喻庭深感无力,仿佛漩涡来临,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处于风暴中心。

    喻庭停住脚步,就像是受到某种指示一般,她问道:“你是进行哪种类型的交易的?”

    包括那双眼睛,像极了她朝思暮想的人。

    到此为止,那人也知道是自己失策被骗了。

    喻庭及时止住话头,转而说道:“你不说话也没关系,我多少也能猜到你的身份。”

    她微微扬起头,笑了一声说:“不过你们的计划失败了,只要有我在,就不可能成功,无论再来多少次,结局也都是失败,你们不过是一群痴心妄想的家伙。”

    他重复这个字音,反问道:“我的名字是京阙?”

    她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回头,正是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宋千秋,这回是真的本人了。宋千秋跑过来,看她垂头丧气的模样,疑惑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宋千秋安慰道:“换个角度想,运气好也是很重要的一环,起码到现在为止,你的运气确实是一绝。”

    好在那些路人仅限于看着,没一个敢拦路扑上来,想来也是害怕所谓的鬼市规则。www.nianqin.me

    随后,面前多了几个带着古铜色面具的人,他们站在那人面前,与喻庭对峙着。

    她曾在一年前多次与这张脸擦肩而过,校园里的食堂大叔、快递员、甚至是修水管的,喻庭见过很多次,她速来对人的脸庞记忆犹新,因此绝对不会搞错。

    那人转身就跑的瞬间,喻庭也从暗中蹦出来,眼疾手快地甩出符录阻止他逃跑,他下意识一挡,耽误了那么几秒的功夫,宋千秋设下的阵法已起,活活将其困在原地。www.yeying.me

    “也是,先不说地府现在到底有多乱,光是我自己这点能力,进去就是白白送命。”喻庭看着自己的双手,心情低落,“我师父说我灵缘不高,并不是入一行的好苗子,如果不是京阙出事然后我又遇到了你,恐怕我终其一生都不会和这个扯上关系。”

    她被拥进一个冰冷冷的怀抱,但是气息却是喻庭魂牵梦绕许久的,喻庭轻声喊:“京阙?”

    喻庭有那么一瞬间心梗塞住,“没关系,会想起来的,我还有很多事想要问你,先离开这边,这里很危险。”

    帅脸依旧,只是看起来有点傻,喻庭想,也不怪他,毕竟死因那么凄惨,没有质变成变态已经很好了。她直接上手摸京阙的脸,非常实感,就是冷得和冰柜一样。

    两人逛了一路,很快就从路人的交谈声中明白了这个鬼市的交易规则。

    “喻庭!”

    喻庭瞬间蔫吧了。

    回想以往经历,但凡中间缺少一环,他们都不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哪怕前路看着迷茫,可总有方向前进,而且每一趟路程都不会毫无头绪,亦或是失去继续追踪的线索。

    她自然想到那人不会如愿搭话,立马接下一句:“有人提醒我们的时候,我还不相信,没想到还真的有人……”

    她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见过京阙了。

    “嗯……”喻庭边和他往回走,边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给他听,宋千秋听完陷入思考,他说:“如果我没记错,那个拐角后面应该正对着那个箭头指向无法通行的方向,而那个方向应该是地府。”

    说白了就是拿了东西要□□。

    说完,她干脆利落地抬起另外一张符录,即将落下时,那人肌肉猛然颤动向后滑行,像是有丝线在牵引着他向后退。

    “宋千秋?你没事吧?我还以为你被他们带走了,你怎么……”

    怎么躲在这里?

    原来已经有人暗戳戳盯着他们好久了,只是喻庭太迟钝,久久没有发觉到不对劲。

    “京阙?”

    “是的,你叫京阙,是……是我的爱人。”

    京阙认真思考了几分,道:“感觉,似乎有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在阻止我离开。”

    形迹败落,那人显然方寸大乱,挣扎着要脱离开这寸地方,可惜宋千秋的阵法不是说说而已,说困住就真的是困得老老实实的,没有半分可以逃脱的机会。

    喻庭也不多说废话,直接选择把这人脸上的面具掀下来,面具之下是一张非常陌生又熟悉的脸,说陌生,是因为喻庭绝对不认识这个人,说熟悉,是因为喻庭曾经多次见过这张脸。

    “嗯。”

    一个答案盘绕在嘴边,但喻庭迟迟不敢说出口,她紧紧抿着唇,想上前确认、又害怕对方如泡沫消失一般地后退,喻庭罕见地手足无措。

    地府,逝者居住存在的地方,平日里由鬼差负责维持秩序和平衡,而统管整个地府的,是鬼王,只是据说鬼王已经消散了近千年,目前的地府正处于混乱状态,全靠十殿阴司的大鬼们管辖,整天忙得焦头烂额。

    她得找个突破口。喻庭想了想,小声和宋千秋提议道:“既然我们不能明晃晃打听京阙的消息,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主动出击,把有关的背后人员引出来?”

    鬼市不会限制交易内容,无论是什么都可以拿来买卖交易,但是交易的筹码却不是金钱之类的俗物,而是因果。

    喻庭垂头失落了好久,早知道还不如让他先呆在那,起码短时间内能看得到摸得着,她试图回去那个角落,可是那个熟悉的身影已经不在原地了。

    她本来只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但是没想到还真让她钓出来一条鱼。

    于是乎,那阴影处很快走出来另外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他带着漆黑覆口的面具,只露出一双空洞洞的、没有感情起伏的双眼。

    她立马睁圆了眼,抓着宋千秋,打算说服对方,“那你……”

    她瞪大了眼,只能手足无措地看着京阙消失,对方似乎早就料到了这种事的发生,在最终消失之际,无奈地朝她笑了笑,嘴唇张了张,无声说道:“别担心。”

    “都说了别逗我玩了,失忆这种狗血戏码很有意思吗?”喻庭不管不顾地伸手,在对方呆愣愣思考人生的时候秒速揭开面具,面具之下的脸庞果然是她所熟悉的。

    京阙诚恳道:“是你唤我来的,我只是响应你的召唤,但是很抱歉,我没办法离开这边,感谢你的关心。”

    喻庭跟在宋千秋扮作的京阙身后,看着他走入人群,时不时停留在小摊前观看驻足,一时恍惚间,倒真以为是京阙本人。

    那时候,喻庭和宋千秋便会一前一后展开包围圈,拉出那人的真面目,将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真相扯出一丝来。

    “?”喻庭也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问,“我还想问你什么意思呢。”

    那道符箓不仅可以模仿一个人外貌,就连是气息、内在灵缘也能仿个□□成,如果鬼市里真有陷害京阙死亡的凶手,那么在察觉到后,不管是几分相似,他也绝对会冒出来探个究竟。

    哪怕神智清楚知道是视觉上的欺骗,可也忍不住心底蔓延而起的无尽思念。

    也不知之后会有多少人无眠,想尽办法来找喻庭,或者查证京阙活着的事实。

    喻庭想从他怀里挣扎出来,但京阙的手劲一如既往地大,她莫名其妙地生气了,张牙舞爪地锤了京阙一拳,脱离开那个冰冷冷的怀抱,才恶狠狠说道:“你既然不想让我看你,有本事你就别出现啊!”

    努力造就伟大这个理念在这一行并不是那么适用,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想要用邪恶的术法来增长灵缘了。

    京阙沉思几秒,应了她的话,跟着喻庭往旅店的方向走,可惜走了还没七步远,京阙的身形越来越透明,显然喻庭提了个非常糟糕的主意。

    两人藏匿在建筑物的阴影里,喻庭向宋千秋说着自己的计划,“我自己有开发一道创新符箓,可以在短时间内幻化模拟成另一个人的模样,只是我灵缘不足,无法维持太长时间……”

    如今敌在暗我在明,先前已经惹了一个宋家,现在处于弱小势力的喻庭着实不能再承担额外的追杀和怒火。

    可惜的是,她灵缘浅淡,即便是有缘分踏入玄学大门,也不会学得精深,顶多也就勉强比摆摊算命的强那么一丢丢。

    那群人远去之后,喻庭转头想和宋千秋说什么,却发现他不见了踪影,她心里咯噔一声,担心那群人留有后手针对假扮成京阙的宋千秋,现在十分钟时效过去了,恐怕很容易发现不对劲。

    他左拐右拐,看似毫无章法地随便乱逛,可很快,暗中跟着的那个人就发觉了不对劲,因为他绕了一大圈避开所有热门地点,反而来到人烟稀少的街道。

    有人也选择暗中跟踪着“京阙”。

    也许是对方等得不耐烦了。

    “十分钟是极限了。”

    “可以,没问题。”宋千秋当即拍板答应,没有半分不情愿。

    这浑身的熟悉气息,就算是过度冰凉了些,喻庭也不会认错人,她有点委屈,嘴巴难过得绷成一条直线,“京阙,别逗我玩了,你离开那么久,我很担心你。”

    宋千秋听完大为震撼,哪怕是有面具存在也遮不住他脸上的惊讶,他压低声音问:“最长时间是?”

    他像是没有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竟然歪了歪头,哑着嗓子问:“什么、意思?”

    宋千秋叹了口气,敲她脑门,“现在进去地府太不切合实际了,状况混乱,一不小心就丢了小命。你不是还想着找幕后真凶吗?”

    鉴于处在鬼市之内,那群人没有明目张胆地动起手来,抬起那人后就飞快撤退,喻庭本身也不打算追上去,因此只看着他们离开,那从容的姿态,无意之中使她的话更具说服力。

    《阎王男友竟是正派祖师爷》最快更新 [lw77]

    “毕竟鬼市是处于人鬼交接之地,那地方如果是地府的话,也是行得通的。”宋千秋说,他问:“你该不会在想怎么进去地府吧?”

    是很轻很轻的一声回应,可能是因为这个覆口面具的存在,喻庭这个时候勇气上来了,她试图上手直接揭开对方面具,可他按住了喻庭的手,双眼含笑地看着她,摇了摇头。

    喻庭急急忙忙四处寻找,在又一个拐角阴影里隐约看到那个熟悉的高大阴影。

    她后半句话没有说话,因为喻庭感知到一丝不对劲,按理说十分钟已经过去,本该恢复原样的宋千秋怎么身形还是如此像京阙?

    当初是宋千秋好心帮她举荐,她才得以有门路进入这个不普通的世界,得以尝试另外一条新的人生道路,得以窥探另一面世界的真相。

    宋千秋察觉到时第一时间给她打了手势信号,那代表的是意思是去一个偏僻点的地方活捉。

    喻庭已经想好了戏要怎么演,她故作姿态站在“京阙”身边,举止态度亲昵,但神情冷漠,质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他?”

    喻庭还是觉得京阙在逗她玩,“要不你离开试试?”

    喻庭抬起脸,充满了希翼,“那你有办法进去吗?”

    “武器,客人。”壮汉声音闷闷的,他

    京阙闻言露出古怪的神色,“可是我不记得了,我也不认得你。”

    他们又走到一个拐角,喻庭下意识瞥向那边,看到了一黑皮壮汉,他正认认真真地盯着路过的两人。

    玄学界讲究因果轮回,因此鬼市的交易筹码便是比金钱更加值钱的因果筹码,买家看中了东西,那就要承担由卖家转过来的因,并且为这个因完成相应的果。

    “当然有。”

    “我果然还是在做梦。”

    “也不难,要么被鬼吃掉,要么被鬼差抓走,要么就只能选择原地去世。”

    听起来很玄乎的方法,喻庭顿觉找到京阙的希望更加渺茫,更何况她也不可能大张旗鼓地去打听有没有听到过京阙这个人,那岂不是打草惊蛇。

    所以京阙会在地府里吗?

    “……”喻庭皱着眉,现在的京阙礼貌且疏远到她脑壳疼,她组织了一下措辞,说:“那……那你知道为什么无法离开这边吗?也许我能帮助你。”

    这种符箓需要一定的媒介来触发,当初京阙死后什么都没有留下,她只能用自己平日里戴的戒指作为媒介,至少上面曾经存在过京阙的气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拾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