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九千岁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拾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猫咪九千岁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主位上的中年男人面容是岁月洗礼后的沟壑,说话从来是命令而不是请求。

    死寂沉闷,呼吸喘不过来。

    应该是错觉吧,小丧尸有点不好意思嗫喏道:“没什么。”

    他手臂发力露出一根根凸起青筋,一身驼色哑光质地的大衣悄无声息披压在青年身上,内搭白色衬衣被肌肉撑起来,黑色西装裤包裹男人力量爆棚的双腿。

    他穿好救生衣,脑袋冒出来,视线下意识转了转,霍靖舟眼珠迟了点挪开,表情正经,看不出偷看被抓包的窘迫。

    “嗯,有情况及时告诉我。”

    “您现在的所作所为我会一字不漏禀告给董事长和其他董事。”

    江雾耳畔嘈杂,眉骨一跳,身体渐渐涌出热意。

    南冬两只小手揣在兜里取暖,海风带着冷意,他缩了缩脖子,脸蛋冻僵硬。

    霍靖舟似乎想到什么,眼珠微沉,俯身在南冬耳畔补充:“表嫂,他不会知道的。”

    他看向男人笑意不达眼底冷若冰霜的脸,强撑着怒斥,翻来覆去他是长辈,他有权利教育小辈。

    霍靖舟手指倏然一顿,把烟夹在耳后,瞥了眼抽烟的朋友,皱起眉弓,和人拉开距离的同时抚平衣服褶皱。

    大嫂总不能把一半股份给江雾那位胆小到人都不敢露出来的男夫人吧……?

    被男人毫不掩饰地觊觎着,深邃的眼瞳透着丝丝缕缕亢奋。

    “别抽了。”

    多么滑天下之大稽!

    主位坐着的中年男人眉头皱成川字,他以为江雾又找借口搪塞,不满道:“□□是你母亲父亲一辈子心血,作为江氏掌权人,你应该把□□利益放在首位。”

    站在拍卖会大厅外,男人冷感的眼眸斜睨了眼左上监控,脚步朝着底层包厢走,修长食指松了松扣在脖颈的黑白条纹领带。

    可越说心里愈发不安,他狼狈不堪小丑一样的模样,年轻男人眸底冰冷,眉眼锋芒毕露,彰显他内敛在骨子里的凶感。

    “不过,你真的打算这样做吗?”

    “你敢!”二叔猛然抬头,身体发抖。

    侍应生轻声道:“江先生,三楼壹号包厢邀您……”

    江雾修整着褶皱的衣袖,眉目清贵,一举一动都带着矜冷和疏离,身姿比例极好,在一众青年才俊也是鹤立鸡群,格外惹眼。

    南冬飞快坐到位置上,和男人保持距离。

    “您应该称呼他为董事长。”

    青年踌躇了会,终于点了点脑袋,被男人掐住腰抱进快艇。

    江雾颔首,歉意朝合伙人点了点,然后跟着侍应生来到三楼。

    他居高临下地望着中年人,道:“母亲当年的股份没有留给我。”

    本来住持人也以为如往常,却没料到这次拍卖热闹的空前绝后。

    【南南要是不喜欢他,我们可以离开】

    中年男人表情划过一丝极度渴望,他明明熬死了大哥大嫂,铁板板上的江氏继承人,偏偏不知道从哪个旮旯角落蹦出一个穷小子径直越过他成了江家掌权人。

    “二叔。”男人语气不骄不躁,与生俱来地一股矜贵,剪裁得体的西装装点着那张清润水墨的脸。

    他隐隐嗅到拍卖会背后势力的非同小可。

    南冬脑袋晃懵,腕子被一道不容置喙的力道攥过去,额头被迫抵在对方滚热的胸腔,头顶传来沉稳磁性的声音。

    “他们手上配了枪,沾了血。”

    南冬眨眨眼,他对环境并没有过多要求。

    但这样坚持的后果是他到海船时,双腿发软打颤,恨不得上吐下泻,巴掌大的脸白到仿佛下一秒就会晕厥。

    江雾端了杯酒,与旁人说着。

    南冬抿抿嘴角,他遥遥看了眼码头前正和一位穿得一身黑的男人聊的霍靖舟。

    霍靖舟眼眸晦涩,他垂颈,用惯常的声调夹杂着疑惑道:“你怎么了?”

    【好吧,我都听南南的】

    一路过来,又长又窄的走廊没有多少人。

    “你这样对得起大哥大嫂,我是你二叔!”

    他抬眼看着眉眼五官样样精致,和曾经死去的男人五官渐渐重合,那双不近人情淡雅几乎看清了自己丑陋的眼睛,他恨透了。www.qinghuan.me

    “到了。”

    【厌恶值早已经满六十了】

    【……我想等等。】

    霍靖舟喉结滚动,浓黑卷翘的睫毛弯弯,冷硬凶感的脸忽地柔软,薄唇微张,“那你先在这里休息。”

    “坐我旁边,会舒服点。”

    被江雾称为二叔的中年人愈发不屑,他笃定江雾心眼子一百零八个,这番话绝对是在诈自己,不留给他留给谁?

    他又往后看了眼跟着霍靖舟来的青年,对方仍然眉眼清纯,黑发柔软,皮肤雪白,像个被养在高塔的漂亮娃娃。

    “苏家的要求我已经答应了,只要搭上他们的顺风车,你想要什么男人没有?”

    “一切安好。”

    奢华华丽的游轮并没有开很远,他在码头遥遥能看见海上轮廓。

    中年人心情败坏到极点,耷拉老脸,眼底满是记恨嫉妒。

    “连同父亲的百分之十转让给我夫人。”

    这个他,两人都心知肚明。

    “等我过来。”

    “没关系。”

    男人难以启齿地开口:“抱歉,我们来的晚,游轮上包厢只剩下这种。”

    他年轻时自视甚高,差点一手毁了□□;年老了固守己见,对江雾和南冬关系从始至终带着偏见。

    “……谢谢你。”

    一双深黑的眼瞳带着小动物的固执,嗓音细细沙哑:

    《娇气小丧尸又在欺负坏男人》最快更新 [lw77]

    他还算恭敬道:“而且,这种事情我做不了主。”

    朋友冲霍靖舟翻了个白眼,帅气的脸上满是无语。

    反倒看见霍靖舟率先跳进快艇,向来讨厌麻烦的人主动伸手,眼珠黑水,不用说他都知道霍靖舟歪理邪说的忽悠。

    江雾黑瞳平静,“您知道我不会同意。”

    幸好他听那位的话,多做了一份准备。

    果然和他大哥一个模子刻出来。

    这次拍卖会富丽程度比江城以往更甚,聚集了江城近乎所有名门望族。晃人眼的夜明珠点缀着船身,盛开的名贵花卉摇曳,衣香鬓影,斛筹交错。

    霍靖舟带着茧子粗粝的指腹擦过青年脆弱的眼尾,磨出一抹红痕,黑发凌乱,显得楚楚可怜。

    ……

    “那我带你去休息,游轮这边我已经让朋友打点好了。”

    江雾纤长浓黑的睫毛自然垂下,“这些话您留给与董事长说。”

    他觉得难堪,觉得外边的眼光落他身上都透着鄙夷。

    烦死了,恋爱脑。

    霍靖舟的回答飘在风里,朋友没听清。

    他绅士地搀扶着青年,道:

    朋友掐灭了烟,笨死了。

    南冬迟疑地舔了舔嘴巴,泛白的唇肉抹上水津津的粉。

    听说男人有个保护极好的伴侣,模样漂亮,可在见过无数美人的权贵眼里,不过是江雾拿来搪塞他们的借口。

    他不知情的反问,墨色的瞳极黑,得天独厚的俊美的脸微微偏过来,极具信服力。

    海面卷来湿咸的气味,江雾眉头不受控制地一跳,他绅士礼貌地拒绝同伴邀请,微拧着眉,走到一侧带起电话。

    映照出一张张狂热涨红的脸。

    他温柔又怜惜道:“先去我房里吃点药休息,再去找江雾,嗯?”

    南冬难捱地抿抿嘴角,后颈骨感的凸起白皙莹润,又细又长。

    再加上男人近乎妖孽天才的商业天赋,短短几年就率领江家财富翻十几倍。

    屁.股往旁边挪了挪,他死死握住护栏,指尖泛白,努力挺直腰背。

    “老大,西区抓到一伙人,要不要做了他们?”

    “……霍靖舟,是你在外面吗?”

    海风习习,吹起青年衣摆,露出一截白到发光的腰肢。

    南冬朝男人点了点尖细白嫩的下巴。

    快艇开得很快,海风猛烈,打在人脸上生硬地疼,船身不可避免左右摇晃。

    江雾手肘忽地撞到一扇门,他微微拧眉,正要离开,却听到里边清脆含糊的少年音。

    在南冬转过目光来时,表情收敛的干干净净,侧脸俊美滔天。

    南冬轻轻蹙眉,用手撇开他稍稍逾矩的动作,细小的喉咙发出抗拒唔声。

    侍应生打开包厢门,待人进去轻轻阖上。

    他面无表情一张谪仙出尘的脸,握着座位扶手的苍白手背凸起根根青色血管,热汗打湿了发尾。

    “你以为苏先生背后的势力是什么?”

    他丢了烟,往回走,忽然听到耳麦里一句话。

    头顶绚烂堂皇倒三角形的灯光照耀到每个角落。

    明明知道男人对他心怀异心,还主动跳人怀里。

    “快艇来了马上就走,别碍我眼。”

    霍靖舟薄唇一扯,天幕垂下的深暗如同巨大的网掩住男人表情。

    拍卖会已经开始,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经过鉴宝师的手流到拍卖会,爱收藏的喜欢,不喜欢的觉得无聊,相当无趣的体验。

    南冬被这一声意有所指的称呼吓得浑身发抖,嫩白的肤肉洇地一层薄粉,他唇珠颤动,尬地脚趾蜷缩,“不、不用,马上就到了。”

    两人正站在最普通的包厢,里面简单摆着一张床桌子和椅子。

    这时,快艇也来了。

    江雾抬眸,眸光泛冷,淡淡道:“二叔,你找我有事吗?”

    游轮装修最繁复的一层,灯火通明。

    两人站在码头,点了烟,姿态熟稔。

    海上游轮万里晴空,浪花滚滚。www.qingluo.me

    小丧尸清晰地意识到他讨厌什么,坐船。

    “夫人现在怎么样?”

    “这么多年还是狗脾气,谁受得了你?”

    小丧尸很感激主角攻这一路的帮忙,白生生的脸透亮莹润,“谢谢你帮我。”

    江雾眉眼沉静,他俯身,给中年人倒了杯茶水,一举一动都谦谦君子,语气淡淡,打破了对方最后一丝幻想。

    他朝同伴说了几句,转后离开。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拾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