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拾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一盏无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假如给他们弓箭,把他们带到陌生的屋子里,告诉他们目标是吃饱饭,他们就会拿起弓箭跑出去狩猎,完全忽略掉屋子里的银子,和屋外灶台上炖的肉,还有树林里的果子。

    地瓜狗眼圆睁――灶台整个被她……拔了起来!

    地瓜整只狗都惊呆了,“阵眼”老太太更是说不出话,连白敛都被响动吓到,从芥子舟中跳下来看怎么回事。

    长刀阁弟子,一向有一个神奇的能力,就是用自己简单的逻辑衡量一切难题。

    还有一个邀功的谭一刀。

    夜风里,篝火发出轻微的噼啪声。也许还有一两声蝉鸣,蛙叫,和类似笑翠鸟的笑声。

    刚刚目睹过谭一刀没依靠灵力,纯粹靠肌肉倒拔砖灶台的壮举,连余闲也不免轻声细语:“谭掌门,这么晚了,您如果想烤老太太吃,也等明天吧,晚上吃东西容易胖,胖了掉肌肉。”

    她用拍西瓜的手法拍了拍老太太的肚子,语气里微微羡慕:“老太太今晚汤面条吃挺饱啊。”

    显然,

    他揉了揉眼睛,看向石碑,在七慧佛目眼中,被消掉字的石碑反面上,黑色的玉石碎屑慢慢归拢,他看到了石碑从刻字到埋进地底中的字迹变化。

    她伸出笔在“竹楼二人”上打了个圈,“这两个人就是关键,什么情况下,会有两个,卜算子也算不出未来,身受诅咒,容貌几十年不改,长寿远超凡人的人,被困在这里?”

    谋在人:“……”

    但两个阵眼敲打过后,幻境还是没变化,谭一刀又思考片刻,恍然大悟,跑到灶台,抱住转头灶台,腰马合一,“喝!”

    卜算子:“这么说还真是,让让几位,让我看看。”

    等谭一刀解释一番思考逻辑,得知她不是饿了,除了早就猜到原因的谋在人以外,所有人都长舒一口气。

    老太太:“he~tui!”

    谭一刀掏出自己绝妙的分析,讲给地瓜。

    对着地瓜天真无邪的目光,她深沉道:“石碑没有动静,必然是因为阵眼不止一个。”

    他们风风火火跑回来,谭一刀思考片刻,把人老太太从楼上搬下来。

    “幻境里才会连天机都被干扰!说不定请过来的海明方丈也是假的,你也是假的,我也是假的,我们都算幻境里的意识罢了!”

    谭一刀信心满满得出结论:“这地方一定是个大幻境!”

    地瓜:“嗷哦!”原来是这样!

    白敛抚摸石碑,夜晚,石碑的凉意就一点一点沁出来,是锋利的冰冷。

    竹楼小院里,一块大石头,一个砖头灶台,一个绝望的老太太,和一只看透人间的狗。

    地瓜眼睛困倦地闭上,整只狗趴在地上,勉强支起一只耳朵告诉她在听。

    “咱们已知的信息就是,山上白天有妖怪,这里是个荒废的门派驻地,竹楼二人几十年容貌不改,身受诅咒。”

    假如告诉他们,修真界有幻境这种东西,遇到任何困难,他们就会坚定不移地判断:这!就是幻境!

    无极楼弟子数百年的学习生涯里,起码有二百年,都在学如何用他们总是想太多的脑子,去模拟这位一生绑定的队友的思维逻辑。

    谭一刀淡定躲过去,还有两分喜悦:“看来我们找对了,你看,这个阵眼会自我防护!”

    他扭头问白敛:“这个情况,您也预料到了吗?”

    虽然认定老太太是阵眼,谭一刀还是把她放在了躺椅上,并且给她盖了个被子。

    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谭一刀“腾”地起身:“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阵眼!”

    “不看,不听,不说。”他念出这行字,想到竹楼两位主人,不正是,“不看”“不听”和“不说”吗。

    谭一刀:【敲敲打打.jpg】

    到了地方,就屈起手指,对着石碑敲敲打打。

    谭一刀半信半疑:“真的?那这个黑玉还有用没?我扔回山上?”

    地瓜整只狗都惊了:“嗷???”

    “虽……但……总之,这里是有一个大秘密,但是我可以确定,这里不是幻境。”白敛和谋在人都这么说。

    地瓜看看谭一刀,看看愤怒的老太太,头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在淡淡的火锅味中,夜晚来临了。www.ruxueshu.com

    老太太惊恐地睁大眼睛。

    “等等,我突然想起来,这石碑后面应该原本也有字吧,按常理,黑玉正面篆刻门派大名,反面应当是门训或勉励之语,这块后头怎么什么都没写?”

    不等白敛说话,他先沧桑道:“算了,您不必说了,我懂。长刀阁弟子,向来如此,这一定是您计划中的一环吧。”

    谭一刀向来是个行动派,说时迟那时快,她已经驮着地瓜,往那块黑玉石碑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拾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