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权秦舒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拾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萧权秦舒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我要回萧家!让开!”

    何等人才,方能吟出那样的诗句?家中兄弟的诗词水平,秦舒柔十分了解,他们写不出这样的句子,一定是外人所作。

    大魏开国才四十年,王朝年轻,政权不稳,却已经历了三代皇帝。m.bofanwenxuan.com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秦舒柔怅然若失,心中反复斟酌,念念不忘这两句诗的风华:“阿香,你去偷偷打听,看看今天有何人来秦府,务必要找到他!”

    萧家太过于贫困,唯一值钱的便是婚服。这婚服是萧家爷爷在世的时候,就为他制好的了。

    “让开!”萧权一个大男人,还能被拦住?他毫不客气地一把将他推开,将小厮直直推到一边!

    同情在萧权的心里淡淡地升起,同为男人,他明白萧定心里的苦。

    随后,他在京都内左拐右拐,根据脑子里的记忆,萧定的家在京都郊外的竹林旁。

    萧定埋头苦读十来年,就是为了高中进士,入朝为官。

    “兄长!”

    “无可救药!”小厮瞪了他一眼,却又不敢拦着,毕竟姑爷也是主子,只是大小姐嫁给这个落魄货,真是委屈!

    他拿着银两的第一件事,就买了笔墨纸砚和蜡烛,和一包雪花酥。

    可萧权在博物馆工作多年,他知道古代考试的套路和理论,博物馆甚至还收藏有以前朝代状元的答卷,萧权烂熟于心。

    第二-三章外戚专权

    萧权一出秦府,就来了当铺。

    皇帝一心要巩固皇权,为了和魏监国抗衡,将开科选举的频率,从三年一次调至一年一次,选寒门子弟入朝为官,形成一股清流

    到时候,谁还敢看不起他?哪怕是秦家,也不敢对一个进士指手画脚。

    后半句被秦舒柔听到了,她立马站起来:“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阿香,快去看看,是什么人在外面?”

    喜的是,儿子成家了。

    萧母一直有顽疾在身,每逢秋冬之际,胸口便发闷疼痛,呼吸不畅,疼得满地打滚。

    想不到,秦府的一个小厮都敢欺他喝他!

    这是萧家最后一件值钱的家当,当初多困难,萧家人都没有打过这衣服的主意。

    一早,睡得腰酸背痛的萧权早起,他要回一趟萧家。

    萧权大摇大摆,甩袖而去,摇头大笑吟道:“会稽愚妇轻萧定,余亦辞家西出秦。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悲的是,若是儿子在秦家受待见,他怎么会独自一人回来,秦家大小姐呢?

    萧权刚回到家门,一个稚气小女儿就扑了上来,是萧定的妹妹萧婧。

    喂马小厮将他拦住,趾高气扬:“姑爷!你要去哪里?没有秦家的允许,你不能出门!”

    萧权把李白的诗改了改,笑秦家人全家上下全是看轻人的愚妇。

    萧母见儿子归家,又喜又悲。

    “婧儿,你爱吃的雪花酥,来。”萧权抱了抱妹妹瘦弱的身子,长时间的营养不良,让她还没有一个八岁孩子高。

    如今大魏皇帝年幼,刚成年,皇权旁落,落在了其皇叔魏监国的手里。

    丫鬟阿香还没有见过小姐对谁这么上心,她赶紧跑出去看:“小姐,没有人啊。”

    这样一来,从乡试、会试、再到殿试,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小厮难以置信,姑爷竟敢忤逆秦家人的意思?

    他爽朗的笑声,隐隐约约传到隔壁的阁楼。

    可是萧定资质平平,连考三年都落榜了。

    乡试,便是他的出路。

    他直接拿到当铺,忍痛割爱,便宜当了五十两,相当于是十万块钱。

    “谢谢兄长!”萧婧接过雪花酥,眨着眼睛问:“兄长哪来的钱?”

    萧定死前,就打算去参加一年一度的乡试。

    萧权这么一琢磨,胸有成竹,便靠在门板上,将就睡了一晚。

    既然他现在占用了萧定的身体,也和秦舒柔成了亲,那么他一定要想尽办法摆脱赘婿这个身份,摆脱现在的困境。

    萧定的家是三间茅草屋,没有半片瓦遮头,夏凉冬寒,漏风漏雨,却胜在干净整洁。

    “不行!不能出去!”喂马小厮眉头一皱,伸出手拦住萧权。

    秦家刻薄也就罢了,还霸道?

    当赘婿不是萧定的本意,一个男人终究不甘愿寄人篱下,也不愿意仰人鼻息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

    如今过了中秋,到了发病的季节,再不去看病,又得靠咬牙忍过这秋冬。

    乡试难,而且很难。

    “小孩子不要管。”萧权将手里剩下的银子,通通递给萧母:“娘,这钱收着,看病吃药,不要耽搁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

大魏国萧权

萧权秦舒柔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拾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