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权秦舒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拾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萧权秦舒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就在萧权琢磨这堵墙的时候,一个人路过,向他行了一个礼。

    检查完毕后,监考官就会让士子们领一个号码牌,进去找自己试场单间。

    “这......”年轻人摇头:“可考试需要三天,这三天,兄台如何是好?”

    恰巧,魏清的单间就在隔壁。

    秦南秦北被千拥万护地送出了秦府,老太太还塞了上百两让他们备用,最后用华贵的马车送行。

    乡试连考三天,答完题前,任何人不能走出考场。

    萧权磨着小厮借了半两银子,好说歹说,喂马的小厮这才勉强借了。

    出于职业病,他细细观察了一番单间,这里虽然简单却不简陋,单间的砖石竟是由糯米灰浆粘在一起的。

    萧权来到自己的单间,摆好笔墨纸砚,等待考试。

    “我的东西都在奴仆处,”那年轻人打量了一下萧权,料不到京都竟然有这么寒酸的子弟,他问道:“不知兄台是哪一家的贵子?”

    “免贵,姓萧。我叫萧定,字盛权。若不嫌弃,你也可以叫我萧权,我的朋友都叫我萧权。”

    现在士子们正接受监考官的检查,防止夹带小抄和冒名顶替。

    第七章下笔成章

    糯米灰浆,就是工匠们把糯米煮烂,然后把这些糯米和三合土相融合,将浆汁合在一个容器里,再加上杨桃藤汁搅拌,这样做成的砖石扛得住数百年雨打风吹,堪称现代水泥。

    通过魏清,萧权更加了解大魏皇朝,魏清虽然年纪小,可比同龄人眼界广、见解深。

    萧权眉头一皱,不解其意:“我挺好。”

    而萧权一早从下人厨房的后门走的,一个人都没有来送,他形单影只,却没有丝毫落寞,反而兴致勃勃。

    “我半天就走了,不必三天,带这么多东西没必要。”萧权的衣袖上还有着补丁,这衣服已经穿了三年,每一年考试萧定都穿这一身,衣袖上还残留着上一年的墨水。

    乡试在古代是普通人当官的唯一路子,家家户户都十分上心。

    秋闱,乡试。m.baiwenzai.com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嗯?”来人是一个年轻人,他看着萧权空空如也的单间,道:“兄台,可是有什么难处?”

    在古代,只有皇陵、皇宫才能用上这种高端玩意,现在乡试的贡院却用这么高端的材料,足以看出当今皇帝对人才的重视程度。

    考生们都是自备吃食和棉被,考试的隔间没有门,大魏多雨,所以考生们还会自备油布当门帘。

    而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萧权,给魏清说起了海内外的风土人情和故事,听得魏清一呆一愣的。萧权口中的世界,

    萧权淡然又随意的样子,让年轻人甚困惑,难道这人只是来敷衍了事的?

    这年轻人言语之间,没有半分鄙夷嘲讽之意,紧蹙的眉间都是真切的疑惑和关心。

    秦家明知他要赶考,却不闻不问,只给秦南秦北备得妥妥帖帖的。不仅有上好的笔墨纸砚,还有精致的吃食以及厚厚的油布,东西只比别人好,没有比别人差的。

    监考官检查到萧权时,见他寒酸,连油布都没有,本想提醒一句,可见所有人都离他几米远,似乎不受京都人士待见,琢磨着反正三天也淋不死他,便挥挥手,让他进去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在下魏清,字初廉,今日有幸和萧兄相识,多多指教。”

    只是别的寒门子弟再怎么差,也是大包小包,不像萧权只带了考试用的东西,还有两个馒头。

    他与萧权年龄相仿,性格也平易近人,于是两个人就聊了起来。

    “考试连考三日,兄台不吃饭,不睡觉么?我看这天阴沉,恐怕会有急雨,兄台的油布在何处?”

    姓魏,难道是皇家人?萧权回了一个礼:“客气客气,幸会。”

    于是萧权答道:“无碍,又饿不死,我也不怕雨。你不也是没有?”

    监考的官员,分内帘官和外帘官。外帘官就是监考官,负责考试各种事宜,而内帘官除了批阅试卷外,不管其他事,而且内外帘官不相往来。

    相比之下,萧权的用品和衣服寒酸了许多。不过也有不少寒门子弟和他一样,虽然粗布麻衣,但胜在精神风气还不错。

    可萧权的笔墨文具摆得整整齐齐,可见此人对考试还是慎重和上心的。

    年轻人收敛起眸中的困惑和猜疑,直接问道:“兄台如此胸有成竹,必然是才华横溢之辈,不知兄台贵姓?”

    “贵子?”萧权一笑,道:“你见过这么穷的官家贵子?”

    这半两银子,就是萧权用来应付有个万一的。

    来到京都贡院外,不少达官贵人的士子已经排着队。虽然服装样式是统一的,可是他们布料上乘,还绣有暗花,手里提的书盒皆由上等梨花木所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

大魏国萧权

萧权秦舒柔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拾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