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拾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鬼雨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他毕竟学过现代医学,即便是针灸专业,同样要学解剖,明白肌肉血管和骨骼走向。他给每根肌腱涂抹舒筋草的汁液,所以进步十分快速。

    “啊?我学过解剖学!”蒋秋芸是二年级护理专业,今年恰好学过解剖。

    蒋秋芸在外面探头瞄一眼,见他只是光膀子,倒也无所谓。

    这时候,饶玉秋从卧室走出来,笑道:“秋芸来了,快请坐。想喝什么茶?”

    陆丞道:“这活儿,她未必能行,妈,还是你帮我吧。”

    “欣沅,都有谁在家里?”

    没过几天,他拿打印出来的书籍,跟存在网上的图片一比,发现事情有些不妙,打印出来的符文莫名其妙出现了笔画缺失的现象!

    这种低阶灵草就像茅草花一样,布满了河洼山谷,任他随意采集,怎么也采不完。

    等到天明,他赶紧找打印中心,将照片打印出来,然后装订成册。

    随后的一天中午,他躺在石床上,念诵玉指环外面的四字符文,一灵离体,飘回到现代。

    说起来,他家里就有打印机,这年月,打印机乃是普通办公用具。但因为打印照片要求特殊的相纸,为了求真最好是彩色图片,所以他宁愿去外面打印。

    饶玉秋推开卧室的门,看见陆丞光着膀子,正在用绿色液体涂抹背部。

    “我是你妈,进来看看怎么着?小时候你还光屁股呢!现在长能耐了?你这抹的什么东西?”

    “好啊,阿丞,阿丞!怎么还不出来?”

    据说近年来,蓍豉为了突破先天第四重,已经长时间不近女色了,否则他的子女还要翻一倍。

    除了采集茎叶之外,陆丞还连根儿挖了上百株,准备带回去栽种,试试能不能种活。

    他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也没有人可以请教。

    这边依旧是半夜三更,夜深人静之时。

    陆丞坐在大殿一角的桌案边,悄悄取出手机拍摄《大巫诵》,虽然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但是机会很难得,必须抓紧时间,能拍多少拍多少。

    等到学完五千个符文的时候,他的肉身变得强悍了许多,已经能抱起两千斤重的铜球了!

    “特制橄榄叶油!”

    陆丞并不急于前往异世界,因为他发现玉指环上的潜在血槽又缩短了,只够他来回两三次,此后需要浸入兽血以充能,否则就要他自己滴血才行!

    他把带回来的上百株连着根的“舒筋草”取出来,栽种到多个地方,比如说岱山脚下,清溪流泉,黑龙潭的边上,以及渿河,梳洗河的边上。

    他现在功力太弱,去异界有危险,所以想仔细研究《大巫诵》,大致掌握五千个符文再去。

    结果他发现,大部分纸张都不行,牛皮也不行,羊皮也不行,或许是因为现代饲养的牛羊缺乏灵气的缘故;铝箔纸,锡箔纸,银箔纸和金箔纸稍微好一些,抄写的符文短期内不会缺失笔画,但却不晓得能否作为符纸,因为他自身功力太弱,无法以符文沟通天地,所以没办法验证。

    他倒是想给巫宦拿一卷锡箔纸回去,然而他怎么敢那么做呢?如果在现代被揭穿还不要紧;若是在异世界,被巫宦和蓍夷族的长老怀疑,那可是要人命的!别看蓍匡是族长的儿子,他的身份并不高,一年之中,也见不了蓍豉几回。

    “蒋姐姐,进来呀。”

    蓍豉作为六万人的首领,不但要管蓍夷族的大事,还要保证自身的修炼,他媵妾众多,子女加起来二十多位,哪有功夫去管没有出息的蓍匡?

    “除了我爸,所有人都在家。”

    “那行,你先用手机搜索一下背阔肌,然后再帮我涂抹。”

    此时,他发现藏在玉指环里的舒筋草很新鲜,并没有因为时间流逝而变得朽枯。他去河边采集了许多的舒筋草,一股脑塞进指环中。

    他把舒筋草收入玉指环,回到山洞练筋。

    经过一番冥思苦想,他去外面购买了不同的纸质材料,包括白卡纸、灰板纸、铜板纸、胶版纸、瓦楞纸、牛皮纸、新闻纸、钙朔纸、玻璃纸、铝箔纸、银箔纸、金箔纸,尝试着描摹符文。

    此时,他手中已经有四卷书籍,《石冢图例》、《初巫千言》、《小巫文》、《大巫颂》。

    蒋秋芸道:“阿姨,让我来吧。”

    随后一个月,他一直留在异世界,除了练筋之外,再就是去巫神殿学习符文。

    蒋秋芸笑道:“阿姨,不喝茶了。我想叫陆丞去逛街,顺便看场电影。”

    “好,你来!”

    他也不晓得,能不能栽种成活,成了是好事,不成也无所谓。反正储物戒指里还有许多舒筋草的茎叶呢。

    饶玉秋道:“你一个人抹背上,看着多别扭!你自己够得着吗?要不然,让秋芸帮你?”

    “蒋秋芸,你知道背阔肌的走向吗?涂抹药业要沿着背阔肌来,如果抹错了效果很差。”

    饶玉秋轻斥道:“这叫什么事儿!抹个橄榄油,还有什么要求?我忙着呢!”

    陆丞在殿里待了两个时辰,然后来到山脚下,从小河边拔了十几株“舒筋草”。

    小丫头陆欣沅跑过去,打开门一看,原来是蒋秋芸来了。

    “我忙着呢,蒋秋芸,你先喝口茶,等我一会儿。”

    陆丞叫道““哎,妈呀,你怎么进来了?”

    巫广则在日光下修炼,他练的是一套巫术拳法,已经踏入武道第十重,差一口气踏入先天。

    巫宦教了半个时辰的符文,然后走出殿外,查看青石上晾晒的兽皮和灵草,指点巫凡拣选几种灵草,用石臼捣碎,合在一起,搓成药丸子。m.chunfengwenxue.com

    陆丞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存在电脑里、手机里和网上的资料都没有缺失,为何落在纸上却出现缺失了呢?如果说打印纸不是符纸,因而导致符文笔画缺失,这可以理解,但为什么电子信息就不会缺失?难道说符文的本质与能量有关?”

    星期六下午,大约两点半,有人在外面摁门铃。

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拾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