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杳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拾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雪杳兮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梁唯瑛很认可,当场在自己的电脑里记了下来。

    “好恐怖,一想到她以后要割开人的肉,我就想吐!”

    首专名为《振翅》,核心是《新三字经》的第一篇章——立大志。

    《全能爱豆凭实力整顿内娱》最快更新 [lw77]

    “她们两家都没去安可,但是直拍还是可以看一看的。”练舞练到夜深,穆辛窈对其他人说。

    这时候再拉伸,真跟下地狱没区别了。

    “今天就抠到这里,一会儿一人十组端腹,十组背肌,就可以拉伸休息了。”穆辛窈说道。

    学习声乐,其实是有点枯燥的。

    有江慧琴在,根本不用担心她们乱吃东西。

    听de的时候,大家一开始是惊讶,然后激动、欣喜、满足等情绪接踵而来,到最后已经没人可以说得出话。

    两个团里都有零星几个实力尚可的,但整体上真的看不过去眼,看别人的舞台,为的就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接下来编曲再润色润色,很快就会出。词曲定了,一会儿就可以让声乐老师指导练习了。”郁川野说罢,送走梁唯瑛和周跃,然后带着九人去见声乐老师。

    梁唯瑛笑笑:“之后看舞蹈老师怎么编,我们会平衡好唱跳难度的。”

    女团音乐不宜太俗,也不宜太前卫,这张迷你专辑做得就很好。

    老京的公司在武汉,糖糖自然也住在武汉那边,所以为了方便跟更多人见面,是老京特意飞来北京的。

    向文妍原本是健身APP的教练,她有一套时长足有四十五分钟的全身拉伸,这会儿大家就照着她的动作做,浑身肌肉像是要裂开一样疼。

    “看了这个人设,我觉得有一句歌词可能有点不够劲儿。”穆辛窈抬头道。

    这样的话不绝于耳,女主角解释了无数遍也没人听,她就这样一天天被同学疏远着,度过自己的童年。www.niantao.me

    其实各自练习也可以,反正上了台,大家都只为自己负责。可是既然是一个团队,就应该一同努力,所以穆辛窈才负起这个责任。

    别墅的练习室里,气压也很低。

    “羽落成殇在整理素材了,但如果要是能多点出道后的内容会更好,”普米娅说,“也不知道公司在搞什么,这么久了还没动静,这几天连直播都没有了。”

    “看舞蹈,有谁有动作不到位的,拎出来做典型,还有大型团的走位问题,她们就是我们的镜子。”穆辛窈说。

    但最辛苦的还是声乐老师,于是下班后,Andyou众人请老师吃饭。

    《振翅》全专编曲搞定,经过混音后,每一首都特别出彩。

    为了给粉丝一个完美的首专,她们也会自觉做到不偷吃零食的。

    @柠檬萱萱:可是Andyou真的很浪漫啊,有一种鲸团的出现是和我们一起的感觉。。。我形容不出来,反正就是很喜欢qwq

    与《一笔一划》相同,另外三首歌也是不同的主人公,只是这次选定《一笔一划》做主打,最能让人一眼看到的,还是这个女主角的人设。

    其中一位音乐人梁唯瑛问道:“大家看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想法?相关的资料已经发到大家邮箱了,现在可以看一看。”

    可是,其中蹦蹦跳跳的动作太多了!视觉效果是很好看的,特别有活力,可是想兼顾唱跳,对体力是一种巨大的挑战。

    @布丁吃了一鲸:我就说咱们团不该叫鲸吧,说不准就是在酝酿个大的。

    穆辛窈越了解这个节目,越是对佟知隽的打歌节目有信心,因为这已经够烂了,佟知隽要是能搞个比这还烂的节目,那真的退休别干了。

    这样的歌,居然是她们接下来要唱的歌!

    平心而论,这支舞的难度并不算特别大,至少她们每个人都能跳下来。

    声乐老师却嘱咐大家:“不久之后要录歌,近期不要吃重油重盐,保护嗓子。”

    就在她们等来编舞的时候,另外两个团已经跑了不知多少个活动。

    穆辛窈从邮件里的歌词和人设中,进一步了解了主打的女主角。

    @裤裤炫!!:隔壁一个叫明月,一个叫米酒,都挺好听的,唉其实还挺不能理解为什么咱们鲸团要取这样的名字的……

    她们饭后消了食,就在练习室里练舞,几乎不停歇地练到了晚上十点。

    可是这之后的每一次,遇到梦想相关的题目,她从来没有动摇过,无论别人对她是嘲笑、讥讽、不解、质疑……她都一如从前。

    怀着激动的心情,九人再度来到阅微娱乐的大会议室。

    “髂腰肌和髋屈肌一定要拉伸到位,不然明天又该起不来了。”穆辛窈提醒动作不规范的唐洛。

    @芒狗gogo:可是大家都说“安囿”像“哎哟”嘛,花名总不能叫哎哟吧?鲸团多好听,大多数投票都同意的。

    老京说:“不直播肯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在忙,大概率是准备专辑。时间长没关系,我们不能唱衰。”

    许年年也说:“还有‘我去往什么方向,由不得你阻挡’也可以改成‘我奔向什么地方,随便你设防’。”

    直到十几年后,她扛过了专业课上无数难关,真的成为了一名法医。

    编舞一出de,压力就沉甸甸地落在了每个人的肩上。

    BrightMoon和MININE这两个团,都是在元宵节那天上的《追光舞台》,只是这个节目办得特别粗糙,打歌过后不会出节目,而是在一天后出直拍,两天后计票,公布一位,这样一期节目就算完成了。www.mengyou.me

    一整个下午,她们都在公司的音乐室学习主打曲。

    普米娅点头:“嗯,那MV就看着来吧,下周肯定能搞定。”

    音区其实是合理的,站桩唱应该不难,但如果要是唱跳,那可能就有点太考验肺活量了。

    “天啊她想和死人打交道!”

    五首歌分别是纯音乐的intro,以及四首对应四个原创女性的歌,作为主打的《一笔一划》,女主角在童年时,因为梦想的与众不同,遭到过同学的排挤。

    ……

    “作曲呢?觉得还可以吗?”周跃问。

    “之前BrightMoon这首歌上过地方台春晚,现在只是多加了几首歌出专,我看她们的熟练度是要好一些的,”向文妍说,“也不知道咱们的首专怎么样了,要是快点给我们de,我们也好多练一练。”

    追求短视频传播固然能火,但是深刻的作品不应该没人去做。

    有的孩子听说后,就去查阅什么是法医,得知后,同班同学就开始嘲笑她——

    最夸张的是,周日公布一位,只能现场看安可,这天的内容是不会录制播出的。

    晚上没有舞蹈老师,于是就由穆辛窈带领大家抠动作。

    她性格坚韧,风风火火,脾气有点急,但是平时乐于助人,是个非常外向的姑娘。

    动作碎,跳跃多,想要动作不散,就得加强核心,十组端腹、十组背肌做完,每个人腹部都是酸痛的。

    这一次,郁川野已经回上海了,他先向Andyou的众人自我介绍,然后才请两位音乐人播放首专的五首歌。

    说好的会平衡好唱跳难度呢?她们真的要练到怀疑人生了!

    又因为《追光舞台》的一位没有什么含金量,所以有的爱豆即使过去打歌了,也不一定会亲自出席周日的一位领奖,更不会安可,于是现场票卖得也不太好。

    “是哪一句?”梁唯瑛问。

    综合讨论过后,作词作曲都只有一点小小改动,当场就改完定稿了。

    明明没有往《新三字经》上凑,但就是能让人看到少年人立志成才的神采飞扬。

    唐洛哭丧着脸说:“姐姐,我昨天拉伸到位了,今天也差点起不来呀!”

    另一位音乐人周跃说:“那你有什么想法?”

    疼啊!那是真的疼!如果让唐洛选择,她宁可练柔韧,也不想在运动后拉伸,前者是某一处疼,拉伸可是全方位无死角的要命啊!

    “月底就是窈崽生日了,到时候我尽可能把工作安排好,如果实在挤不出时间,那就让糖妹儿替我组织活动。应援歌已经听到了吧?MV咱们得快点剪,ddl别太迟,以免发生意外。”京咕BELL对几位同好说道。

    从小学开始,老师让学生以“理想”为题写作文,女主角就写自己的理想是法医。

    经过两天时间的录音,九人再次开始等消息。

    “不如改成‘如果我像你一样,那不就完蛋了’,杨梓淇这样自信,她不会接纳自己像别人的说法,而是会直接讽刺回去。”穆辛窈道。

    唱多了,嗓子状态就不够了,如果状态不好,也不可能找到老师想要的感觉,即使是九个人轮着来,也觉得很辛苦。

    可惜目前无人知晓,就连高晓声等人,也只管生活,不管她们的作品。

    “这里,”穆辛窈指给她看,“‘如果我像你一样,那就太糟糕了’,听起来太弱了,也不是杨梓淇会有的语气。”

    吴伊可耸肩:“都没开麦,没什么好看的吧?”

    她在薄薄的作文纸上的一笔一划,终于都成为了现实。

    即使是唱歌拖后腿的成员,也在选秀期间进行过密集的正确练习,所以四首歌陆续搞定了,只要能保持状态,录音当天就不会出问题。

    公司在策划这一块,真的做的比另外两个团好得多。

    穆辛窈听完这五首de,内心是有些震撼的。

    其他大多数同学,都写自己想做警察、医生、飞行员、运动员之类的职业,因为在孩子眼里,这些职业是伟大的、积极向上的,同时他们也不知道太多其他职业,于是就显得女主角的理想过于独特。

    京咕BELL刚带领公司的员工完成一个大项目,可以休几天假,趁这个时间,她组织了一场粉丝聚会。

    就这样,大家签完合同足足一周,才接到通知,去公司试听de。

    女主角的名字叫杨梓淇,这是一个新一代人中很常见的名字。

    最近一段时间的上海,总是淅淅沥沥下着小雨,不然也是阴沉着天,让人喘不过气。

    这样一个劲儿劲儿的女主角,当然要用歌词把性格突出出来。

    三月七号和八号都在下雨,安囿全员来到了公司找的一家录音棚。

    粉丝群里,团粉用各种姿势嚎叫,距离发疯想来也不远了。

    “难道她是想杀人吗?”

    各种各样的老牌综艺等着这两个女团上,同时也有个人资源开花,看得安囿的粉丝眼热。

    之后几天,声乐老师陆续给她们调整唱歌时遇到的问题,突出歌手音色,改正发声不足。

    吴伊可撑头,说:“很有新意,就是有点废人。”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拾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