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薄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拾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麻辣薄荷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李云一听就知道这孩子就没吃饭,只是不好意思坐下吃。

    思来想去还是先用生意来当借口吧。

    她用余光看见周锐离开不由松了口气。

    秦刚站在院子中朝周锐招了招手:“不是找人吗,快进来。”

    周锐见她毫不在意自己的解释,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另一种和鸡蛋汉堡锅的架构一样,只不过凹下去的圆圈变小了些,和现代一个马卡龙大小差不多。

    于是痛快回答:“我是镇上周记糕点的,来找她谈桩生意。”

    “说吧,什么订单,是不你祖母的寿宴很成功。”早饭后,秦宁宁迫不及待地询问。

    秦宁宁每加一次菜,周锐都能感受到有两道炽热的目光照在自己身上,仿佛能把自己盯出个窟窿。

    周锐深吸一口气,从门口跨进来,冲秦宁宁僵硬一笑:“是我。”

    丁当欲哭无泪,不,你不知道。

    自从秦宁宁的铁板系列问世后,不断有人找他打听能不能做。

    《靠小吃拐走全县首富》最快更新 [lw77]

    而且她还注意到,周锐祖母的宴会,巡检司都去捧场了,真是不简单。

    丁当看见周锐站到宁宁姐左边,不由悄悄后退一步,拉开距离。

    秦宁宁看见一脸憔悴的周锐:“你一晚上没睡啊,今天这么早来有什么事?”

    “快结束了吧,我到时候带小五他们送你回家。”周锐望着秦宁宁询问,生怕她反悔。

    秦宁宁推着小车先到高铁匠的铺子拿出新画的图纸。

    其实她也不是关心周锐吃没吃饭,只是闺女不吃饭不行,所以必须从源头解决问题。

    秦宁宁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好家伙,看来这场宴会不简单,这钱也不是好赚的。

    她想说的根本不是这个,而是周锐昨天听完秦宁宁和陈冬互动后的反应,这才是最有看点的事情。

    秦宁宁眉毛一挑便同意了,正好路上能问问他关于县城宴会的事项和巡检司家小姐的喜恶。

    周锐心里一阵哀嚎,完了,没想到路上随便一问,竟然是秦宁宁的爹。

    好不容易挨到吃完饭,周锐却出了一身汗,他开始怀疑自己,今早这趟是非来不可吗。

    秦宁宁摆好小吃摊开始做生意,丁当迫不及待开始凑到秦宁宁身边八卦:“宁宁姐,我给你说,昨天我先是看见经常和你呆在一起的男的,然后就讲......”

    他可以等,因为深知秦宁宁这小吃摊影响范围有多广,自己拿到图纸后又能赚多少银子。

    周锐对上秦宁宁的目光,下意识解释:“这些都是我托人打听的,我和她拢共就见过一次面,还是之前在祖母寿宴上。”

    眼看事也交代完了,周锐一咬牙,便开口询问:“我听说朱掌柜的事了,最近你回的晚,以后我送你回家吧。”

    还别说,她开始有些好奇周锐的背景了。

    心中一紧,想到了自己被扣掉的工钱,不由心痛。

    秦宁宁若有所思,齐茜喜欢创新,所以这百年老店不知道里面的面点师傅思想有没有固化。

    迎面看见走过来的一个背着背篓的秦刚,他迎上前开口询问:“叔,麻烦问下秦宁宁家怎么走?”

    秦刚和李云对视一眼,闺女给他夹菜次数,比给他俩一周夹得菜都多。

    到了下午出摊时,她果然没再看见陈冬的身影,不由舒了一口气。

    最近自己小吃崭露头角的机会,只有周锐祖母的寿宴,那么周锐带回来的预订消息,必定是冰粉十分出彩。

    紧接着开口:“听她的意思,是要有创意的甜点。到正式宴会的时候,你只管做甜点,其他菜品有其他人负责。”

    “又研究出新鲜玩意了。”高铁匠看了眼图纸,拍着胸脯保证:“明天就能做好,直接来取。”

    况且这属于秘密武器,要是提前流传开来,自己反倒有些被动了。

    高铁匠几乎没怎么思考便点头同意了。

    早知道他就不这么匆忙出来了,好歹收拾一下自己,这样邋遢的样子可怎么办。

    他只能尽力回避,努力把头塞进自己的碗中。

    秦宁宁摆摆手:“你这次消息也太不灵通了,这件事我早知道了。”

    秦宁宁听了这话,一秒都没思考就答应下来。

    是一种锅,有九个凹陷下去的圆形,大小和鸡蛋一样大,这是秦宁宁用来做鸡蛋汉堡的工具。

    于是直接拉着周锐胳膊,让他坐到桌子旁边:“吃吧,别客气,总不能光赚钱不吃饭吧。”

    谁懂明明有八卦要讲,却不能分享的痛啊。

    关于这点诚信他还是能保证的,不然让他高铁匠怎么在这镇上混。

    到了坪头村,周锐又有些后悔,自己这么冒失地找秦宁宁,却连她家在哪都不知道。www.yundan.me

    周锐沉吟了会,组织下语言开口道:“巡检司的女儿叫齐茜,她还有个亲哥叫齐朗霖。

    若是遇到个喜欢创新的师傅,那还真有点挑战。

    周锐急忙摆手:“不了,我不吃了,我等她吃完。www.yuqin.me”

    高铁匠接着搓搓手,一脸期待地问:“那这图纸,还卖吗?”

    “玉珍坊。”秦宁宁喃喃道。

    小吃卖的差不多,得了个空闲,秦宁宁和丁当聊起天来。

    周锐以为是村子比较团结,为了预防坏人,所以见到生人会询问清楚。

    其中那个凹槽较小的是要在巡检司女儿宴会上拿出来的,现在她只知道选拔时间,并不知道宴会具体时间。

    两人正聊得火热,忽然前方投下一片阴影,抬头一看,原来是周锐站在小吃摊前。

    秦宁宁点头,示意周锐等她收摊。

    于是立刻改口:“没想到那男的竟然是我们铺子东家。”

    到了家门口,秦刚推门而入:“我回来了。”

    她性子波动比较大,时好时坏,总喜欢与众不同的东西。越流行,她越不喜。”

    秦宁宁回了一个安抚的眼神:“不用解释这么多,那我要和多少人一同参加选拔,合格的标准是什么?”

    这场宴会肯定有不少县城达官贵人家的公子小姐参加,在县城的敲门砖就看这场宴会了。

    秦刚又自己观察了周锐一番,确认他说得是真话,便开口道:“走吧,跟我来,我顺路。”

    又接着补充道:“但这次时间不固定,有可能一个月后,也有可能两个月。”

    秦宁宁听到有大订单,立马来了精神,准备拉着周锐听听具体怎么回事。

    况且这样太冒失,容易吓跑她。

    “说说巡检司女儿吧。”秦宁宁也不客气,自己要能取胜,肯定是要了解当事人的情况。

    “咳咳。”周锐不知道何时站在了糕点铺子门口,黑着脸望向秦宁宁这边。

    周锐听到秦宁宁的声音,开口肯定:“对,玉珍坊,他们的分店已经开到京城去了,是县里宴会的首选糕点。”

    等秦宁宁买完最后一份小吃,周锐主动上前帮着她一同收拾小吃摊。

    他停顿了下,和秦宁宁独处时,终于感到放松下来,于是接着说:“但也没确定是你,还要通过选拔。而且选上了宴会前后还要住在县城。”

    周锐摸摸自己的脸:“昨晚有点事没睡好,我找你商量生意的事,县城有人想预订。”

    可能是两人不熟的缘故,和他待在一起多少有些不自在。

    周锐一喜,连忙道谢,然后快步跟上。

    周锐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犹豫着开口:“有传言齐茜这么重视这场宴会,是因为被好朋友抢了未婚夫,但具体是什么就不清楚了。”

    但听到她的问题,又耐心回答道:“参加选拔人数不清楚,不过我知道有县城百年老店玉珍坊的参加,其他具体要求也打听不到。”

    他收了四份定金,只不过谈的都是一个月后出货。

    周锐看着他并未敲门,并且全然放松的模样,心中浮现出一个不好的猜想。

    秦宁宁在他期许的目光下缓缓开口:“卖。”

    又生怕秦宁宁误会似的,急忙解释:“主要是怕他来找你麻烦。”

    周锐点头:“县巡检司的女儿要开办宴会,想让你去做甜点。”

    可是,丁当一想到自家东家扣工钱时的干脆利落,她觉得这件事应该不可能说出口了。

    “谁呀。”秦宁宁疑惑问道。

    “爹,你回来了,快洗手吃饭。”秦宁宁的声音从院子传来。

    “那我就去回话了,选拔定在五日后,到时候我带你去。”周锐见秦宁宁确定参与,又交代了时间。

    碰巧被刚出来的李云听见了,忙拦住自家闺女:“周锐是吧,吃饭没,没吃的话一起吃吧。”

    周锐只能乖巧坐在矮凳上吃饭,秦宁宁眼尖瞥见他不怎么夹菜吃,于是本着尽地主之谊,不断给周锐夹菜:“吃菜,吃菜。”

    那人上下打量他一番,语气不善:“你谁呀,找她有啥事?”

    更重要的是自己见了秦宁宁居然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据他的观察,秦宁宁现在一门心思全铺在小吃摊上,根本不会考虑这种问题。

    丁当听到动静一回头,看见自己东家站在身后不太友善的眼神。

    他站在门口努力回想了番自己刚刚地言行,确认没有任何问题才松了口气。

    他将整理好的小吃摊和小黑一同交给小五,自己和秦宁宁两人走在前面,小五等人推着小车在距离两人五米左右的地方跟着。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拾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