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绘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拾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白象绘川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人没跑,在302室。”

    在对上姜淮乐的目光后,他轻叹了口气:“苟兰阴同学好像生气了。”

    祝乌摇摇头,将薯条盒子收起来包好,他的语气带着些轻嗤。

    “他可能需要人开解。”祝乌似乎没看到姜淮乐眼底的疑问,仿佛想起来什么似的,“你们待会儿不是有约吗?要不你去哄哄他?”

    我去!

    两人一同走出休息室。

    他用了一个“哄”字。

    如同大人对孩童轻声细语的疼爱,用在两个成年人身上,不免多了几分暧昧。

    姜淮乐面露踌躇,再次看了下表。

    “也许吧……”

    路番一看了他一眼:“你不是来给人送东西的?”

    邹扬找好角度,拿出手机拍了两张,正准备看看拍摄效果,一道人影笼罩在他面前,待看清对方的脸之后,手里的手机险些没拿稳。

    正要开口之际,忽然反应过来祝乌的用词。

    未来的爱人?

    因为下了一场暴雨,击剑馆内的学生寥寥无几,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处理事情。

    路番一也跟着停下来,看向他,只见祝乌视线停留在某个工作人员身上,然后大步上前。

    味道还不错,尽管他从来不吃快餐,更不碰油炸食品。

    祝乌出现在二楼属于选手活动的场所,身边还跟着路番一。

    这可是实打实的“出轨”证据。

    “你不送过去吗?”

    “怎么了?”

    邹扬冷哼一声。

    看,他和你一样迷惑。

    先前那场暴雨并没有让他提前打道回府,他知道祝乌一直没有离开,这么好的机会他不可能放过。

    倒是姜淮乐,见到路番一时主动介绍了自己,如他先前同祝乌说的那样,表达了一番对路番一的久仰之情,客套地表示以后有机会再向他请教化学研究之类的问题。

    约定的时间确实快要到了,而且这个约算是来之不易,李教授那边好不容易才答应下来了。

    私底下跟别的男人走得这么近,还有什么资格追求苟兰阴?

    路番一这个澡洗得太长了。

    在姜淮乐起身告辞时,路番一也推门进来了,他似乎对于苟兰阴不在这间休息室并不感到意外。

    两秒钟后,他将其中一根薯条放进口中,尝了尝。

    祝乌脸不红心不跳,道:“人自己先跑的,他没有这个口福。”

    姜淮乐:“……”我看到了,所以在问你原因。

    祝乌面上笑笑,心里却止不住补充道。

    “学长,我们一起吧。”

    “因为我怀疑里面有我的照片。”

    才怪。

    “不够吃,没他的份。”

    功夫不负有心人,果然让他等到了。

    嗯?

    等姜淮乐走后,他也简单收拾了下东西准备离开,却听到祝乌的声音叫住他。

    但想到苟兰阴出门之前的脸色,姜淮乐还是觉得不要去撞枪口比较好。

    他已经镇定下来,只要手机还在他手上,祝乌就发现不了什么,总不能抢他的手机。

    祝乌心思微动,但并不意外。

    还没走出击剑馆,祝乌的脚步忽然顿了顿。

    路番一秉承着不去打扰别人交谈的礼貌,一直在原地等候,听到声音才抬步过去。

    路番一古板地点点头。

    大概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说法,路番一把视线放在了祝乌没吃完的半盒薯条上。

    “那只是你怀疑,说话要讲证据。”

    他示意祝乌手中的薯条,没送出去,反倒在他自己手里消灭了一小半。

    哪料到祝乌听了他的话,转头喊上另一个人:“学长――”

    姜淮乐目光看向祝乌,后者的眼神很清澈,如果非要说有些别的什么,大概是对于这突发状况的迷惑和不解。

    邹扬有一个远房表舅在击剑馆内工作,所以拿到一套清洁人员的服装不算太难,更何况学校经常有一些志愿者活动,他这种生面孔混到人群里一眼根本发现不了。

    两人闲聊的过程中,雨也不知何时停了,夏季的雨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邹扬一口老血险些吐出来:“我的手机,凭什么给你看!”

    见他迟迟不动,路番一又问。

    “这人刚刚在

    祝乌礼貌询问:“手机里的东西可以给我看一眼吗?”

    姜淮乐盯着他看了两秒,半开玩笑道:“我怕是没这个本事,他那脾气大概只有他未来的爱人能哄。”

    是铁证。

    虽然不明白苟兰阴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离开,但祝乌的目的达到了。www.erpingge.com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拾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