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绘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拾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白象绘川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苟兰阴只是看着他,内心一片冷凝。

    打听姜淮乐给他的东西,是也想复制粘贴一份吗?

    但苟兰阴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起了祝乌前两次就这么朝他走过来,并且对他做过的事,因此反应极快地后退了一步。

    楚恬天不喜欢击剑这项运动,平日也不会踏足击剑馆,而且,今天差不多是对外闭馆。

    他还没说完,休息室的门就被人大力地从外面推开,一道急匆匆的脚步冲了进来。

    祝乌:“?”

    亏他还觉得祝乌改正了,没想到还是贼心不死。

    可事实是,楚恬天不愧是练跆拳道的,手劲儿是真的大。

    祝乌心想,他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吧。

    楚恬天说完,胸口狠狠地舒了口气,这个理由总可以令苟兰阴放心了吧。

    来到走廊上,祝乌才停下了脚步,示意他松手:“可以了。”

    楚恬天的视线第一时间落在祝乌身上,那犀利的目光从上到下,似乎要将祝乌整个人剥开,过了五秒左右,大概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这才转开了眼。

    楚恬天犹豫着,又将目光放在祝乌身上,咬牙再次说了句:“祝乌,我喜欢你。”

    祝乌穿着短袖,手腕以上的皮肤很白,跟他拧出来的红形成鲜明对比。

    “你怎么会来这里?”苟兰阴微微蹙了下眉,没有回答他,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我……”他哪里想过什么理由,满脑子只想着看看祝乌要对苟兰阴做什么。

    “祝乌,是我错估你了,我以为你有心改过,没想到……”

    楚恬天生怕自己那点儿不能见人的心思暴露出来,情急之下,他脱口而出:“因为我喜欢祝乌!”

    想了想,他道:“你确定要跟我这么远距离说话?”

    不算过分,那造成苟兰阴这个反应的,恐怕就只有,伤面子了。

    苟兰阴几乎没有停顿的声音,让祝乌略惊讶了一下。www.wangzaishuwu.com

    “……”

    但当视线落到苟兰阴身上时,楚恬天猛地变了脸色。

    不过很快恢复如常,祝乌缓缓说道:“条件就是……”

    是的,刚刚在问交换什么条件的时候,苟兰阴的表情可以说是比较随和的,但现在,他正在用一种格外冷淡疏离的目光在注视着祝乌。

    他话说到一半,忽然顿了一下。

    还不信?

    祝乌:“……”

    在外人看来,祝乌并没有反抗。

    祝乌眨了下眼:“好吧,那我就这样说,我想知道,姜淮乐拿来给你的东西是什么?”

    叶息行:“?”我不是人?

    来人正是,楚恬天。

    先打破寂静的是苟兰阴的声音,他的语调淡淡的,“要谈情说爱去外面,不要留在这里玷污我的耳朵。”

    只是当他抬起头,看到对面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凝固,眼神也有些一言难尽。

    空气沉寂了一瞬。

    为了不被自己的心上人发现自己的爱慕,也是够拼的。

    尽管苟兰阴的打扮很低调,起初连他都没有认出来,但祝乌那张脸在他看来实在过于好认,发现两人一前一后的距离保持得很平均,几乎可以肯定他们的目的地是同一个,楚恬天没经过思考就赶过来了。

    楚恬天来得很急,进来的时候脚步因为惯性多往前走了两步才止住,胸口不断起伏,让人不由地怀疑他是跑着来的。

    苟兰阴:“……”

    祝乌迟迟没有听到苟兰阴的回答,再看过去时,只见苟兰阴的脸色已经完全没那么好说话了。

    他是在论坛上收到的消息。

    楚恬天有些莫名的心虚,嘀咕了一句:“你……果然娇弱!”

    此时叶息行还在休息室内,鉴于苟兰阴的面子关系,祝乌上前走了两步,示意他低头。

    忽然出现,就很令人生疑。

    “你……你怎么换了衣服?”

    密闭的休息室,突然换掉的衣服以及……孤男孤男。

    苟兰阴见他面露犹豫,眉头越蹙越深。

    祝乌停止了揉手腕的动作,抬头有些古怪地看着他,“你脸红什么?”

    楚恬天刚才浑身紧绷,用力也没个分寸,听到声音他低头一看,发现祝乌的手腕都被他拉红了一大片。

    这话落在楚恬天耳里就是信了,于是他动作飞快地、一把拉过祝乌的手,完全没注意到苟兰阴的目光几乎一瞬间就落在两人的手上,浑然不觉地离开了休息室。

    楚恬天听到这句,才反应过来不妥之处。

    祝乌:“?”

    不过你闭眼的动作你自己信吗?

    苟兰阴:“……”

    “够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拾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