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之萤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拾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旷野之萤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娄千菁冷着脸,看着地上的付云深。

    娄千菁此刻虽然失魂落魄,但相比自己,熊倩倩更加可怜。

    娄千菁怀里的熊倩倩听到付云深这样说,哭得更凶了。

    没等张巧慧把话说完,娄千菁已经先一步做出回应,顺着衣物的方向,径直往屋内走。

    张巧慧低头,看着身边刚刚及腰高的张怡,“小怡,咱们去院子里等好不好?你干妈肯定会把你爸找回来的。”

    小院内的陈设和娄千菁那边别无二致,院内一张石桌,角落是厨房。www.mingxia.me

    她是习武之人,步子不该这般沉重。

    “够了!”娄仁城打断付云深的话,“你别叫我哥,我没有你这个妹夫!我现在没把你打死完全是看在我妹和倩倩的面子上。”

    娄千菁定定地站着,仿佛被施了什么咒语一般。

    说着,付云深低下头,让娄仁城看自己脑袋上的伤。

    张巧慧哑然,半晌后才张口安慰,“小姑子,你别多想,可能……”

    说着,熊倩倩立刻撩起自己的衣袖,手腕上赫然露出绳索捆绑过的红痕。

    张怡一听见付云深的名字,随便摸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干爹。”张怡仗着自己的身体矮小,径直跟着张巧慧进了小院。

    娄千菁抓起地上的衣服,甩给地上的付云深,“你们先出去。”

    “砰!”

    可是在进院子的时候,付云深却因为门槛过高的缘故被拌住,这让赵旋甚至摔了一跤。

    熊倩倩一愣,沉默半晌,“我想要他负责,我一个还没出嫁的姑娘没了清白,以后也不会有人要我了。”

    付云深一时间哑然。

    木门不知被谁踹开,下一秒,娄仁城冲进她的视线,将床上的付云深一把揪起。

    娄千菁:“嫂子,你先把小怡抱到院子里去。”

    “干妈?为什么不进去呀?”稚嫩的童声将娄千菁有些涣散的思维拉回现实。

    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付云深的脸上。

    娄千菁语气淡淡,但态度却十分强硬。

    张巧慧和娄仁城争吵的声音戛然而止,就连站在门边哭泣的张怡也止住哭声,脸上挂着泪痕,一抽一抽地望向娄千菁。

    娄千菁抱着低低啜泣的熊倩倩小声安慰。

    付云深的脑袋后面还疼得要命,脸上也是一片火辣辣的疼,但眼前的情形显然比身体上的疼痛更为致命。

    娄仁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觉身边一阵风闪过。

    娄仁城见状,一个跨步上前,快速揪住赵旋的衣领,将原本打算进门的他拦在门外。

    但是赵旋在听见娄千菁这句话时,又快速转身,想要去阻止进门的娄千菁。

    前世的付云深毒酒害她,今生的付云深出轨。

    娄仁城一听,立刻为难地看向娄千菁。

    床上的熊倩倩被这动静弄醒,一睁眼就看见满屋子的人,惊慌失措地尖叫出声。

    时间回到不久前,付云深刚下班回家就被藏在门后的赵旋盯上。

    “放下!那块表是我刚买的!”

    张怡年级还小,并不懂面前这些凌乱的衣物意味着什么。

    张巧慧再次跟了上来,两人站在门边,像两尊雕塑。

    木门打开没有声音,房间内是死一般的沉寂。

    张怡不懂,为什么娄千菁要赶她走,但是娄千菁的态度让她知道这件事是没有商量的余地的。

    她害怕地蜷缩在床边,眼神惊恐地看着房间内的所有人。

    娄仁城冷着声音,拳头死死紧握,目光如炬,看向付云深的眼神恨不得把他杀死。

    “菁菁。呜呜呜呜。”熊倩倩一脸无措地看着娄千菁,“我,我以后怎么办啊……呜呜呜。”

    走到主卧的门边,娄千菁抬手,却不敢开门。

    熊倩倩见状,哭泣的声音更甚,“付云深,你嘴里到底有没有一句实话?你那伤分明是你强迫我时我所伤的!”

    熊倩倩慌乱地拽着床上的被子,以此来掩盖自己的身体。

    付云深疑惑地皱眉,刚要出声询问,就被娄仁城从被子里拎了出来,大力甩在地上。

    熊倩倩还是没嫁人的姑娘,如今清白没了,要她如何是好?

    十分钟后,院子里。

    她倒要看看,这娄家兄妹今天到底在卖什么关子。

    娄千菁一步一步往里走,直到两具□□的身体映入她的眼帘,她才心死一般,紧紧地闭了闭眼,像是在压制什么。

    稚嫩的童声响起,身边的人影从视线的末端离开,娄千菁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完心情后最终将手放在门上。

    娄千菁眼疾手快,迅速将手表往赵旋身后扔去,然后立刻转身推开那扇虚掩的房门,快速进入熊倩倩的家。

    “付云深!你的意思是我一个没出嫁的姑娘用自己的清白诬陷你?!”熊倩倩说话很急,一时间整个脸都红了起来,就连呼吸都有些不顺,“我污蔑你能得到什么好处?”

    刚才事发突然,付云深没反应过来,可是现在冷静的这会儿,他已经全部想起来。

    娄千菁这个时候却突然冷静下来,比起气愤,娄千菁更多的是失望。

    熊倩倩大声质问付云深,这一问不单单问住付云深,也问住了娄千菁。

    “哥!云深在里面!帮我拦住赵旋!”娄千菁冲着身后的娄仁城吼了一声后,消失在门口。

    娄千菁木楞地站在原。

    娄仁城和娄千菁闻言均是一震,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眼里都是震惊和不可思议。

    因为她从来没见过自己干妈这样。

    娄仁城直接气得不行,当即起身就要揍付云深,“你一个男人,连这点担当都没有?人家一个女孩要拿自己的清白陷害你什么?”

    娄千菁兴奋地扬起手中的手表,大声喊道:“别吵了!我找到了!”

    赵旋瞧见那块手表,脑子里立刻闪过一个画面。

    “好。”

    《七零年代小娇媳》最快更新 [lw77]

    赵旋本来心慌意乱,因为娄千菁扔表的动作而转身向后跑去。

    “我不知道她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是我确确实实没有做这件事,我确实是被打晕的,不信你可以看,我头上现在还有一个包!”

    张巧慧半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到头来,话到嘴边终究没有说出来。

    “倩倩姐,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办?”娄千菁开口询问熊倩倩的意见。

    熊倩倩此刻已经哭得梨花带雨,脸上的泪痕清晰,一脸无措地看着娄千菁。

    等熊倩倩反应过来房间内的一切时,眼泪瞬间决堤。

    付云深因为脸上的疼痛睁开眼睛,率先闯进视线的便是娄千菁那一张气得煞白的脸。

    “啪!”

    赵旋趁其不备,在付云深进门的时候将人砸晕。

    本来娄千菁还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可是正如熊倩倩所言,如果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那熊倩倩何必以身入局?

    付云深的脑袋上确实有个很大的包。

    娄千菁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冲过去将那块的手表捡起来,仔细一看后确认那手表的确是付云深平日里戴在手上的那块。

    娄仁城坐在石桌旁,一脸黑线地看着站在面前的付云深。

    可是每走一步,娄千菁的心就更沉重一分,就连脚下的步子都显得有些虚浮。

    “啊!”

    张巧慧趁着这个空挡,直接一个矮身从娄仁城的身后钻进小院。

    娄仁城一脸嫌弃,愤懑地冷哼一声,但手上的动作却很诚实地摸上付云深的脑袋。

    出去的娄仁城冲着院子里的张巧慧使了个眼色,张巧慧便带着张怡回了付云深的院子里。

    可是当她略过娄千菁,看见地上那些凌乱的衣衫时,张巧慧也如娄千菁一般,瞬间石化在原地。

    门槛边的手表在光线的映照下闪光,似乎想要凭借着微光吸引娄千菁的注意力。www.yuying.me

    娄千菁走到熊倩倩面前,隔着被子抱住她,“对不起。”

    “付云深,当初刚来村里的时候,我妈曾经问过你,娶菁菁是否出自你的本意,你说的什么?”

    娄千菁不懂。

    屋内的窗帘被拉上,灯光昏暗。

    “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是……”

    这么做,她能得到什么呢?

    “哥!是她陷害我!我是被人打晕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付云深害怕娄千菁误会,更害怕娄仁城说出什么难以挽回的决定。

    “怎么不进去啊!小姑子!”张巧慧语气焦急,不明真相地往前冲。

    反应过来的一瞬间,赵旋立刻上前想要去争抢那块手表。

    回忆完当时的场景,赵旋立刻反应过来这块手表的主人正是付云深。

    一招调虎离山,让赵旋和娄千菁之间迅速拉开一段距离。

    “行,付云深,我们离婚吧。”

    娄仁城看着那红痕,当即往付云深小腿上踹了一脚。

    此话一出,熊倩倩哭得更狠了。

    眼前这个人终究是让她失望透顶。

    赵旋此刻心虚得厉害,连忙伸长脖子左右观望,确认没人后快速将晕倒的付云深拖进熊倩倩的家中。

    张巧慧一进院子,就看见怔愣在原地的娄千菁。

    摸上去的一瞬间,娄仁城动作一顿,和娄千菁相互交换一个眼神。

    说着,赵旋就一个箭步冲着娄千菁手上的表扑了过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七零年代小娇媳

旷野之萤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拾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