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凤唯灵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拾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洛凤唯灵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没有,炼狱先生只是太担心孩子们了。”

    “嗷,拆弹。”

    因为隔日,在发现唐悠大人没过来时,不管是知道是什么情况的还是不知道情况的,也都在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人的提醒下也知道了。

    被抱着的幸介这个时候就觉得被人抱也不是一件占人便宜的事情了。

    “我现在就过去找孩子们了。”唐悠说道。

    唐悠原本还听的好好的,可是到了后面,她越听越觉得哪里不对。

    那天,他们出社区归来的有些晚,等到他们回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去问先回来的织田作之助,夏油杰,狛治三人,他们又是一副神情复杂讳莫如深的样子,直到最后,他们也没有从那个三人嘴吧里头得到一点半点有用的消息。www.cuiniao.me

    炼狱杏寿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和炼狱杏寿郎,悲鸣屿行冥告别,唐悠带着她的三只毛团子向着农地那边走去,只不过,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人还没有走近,最先看到自己的咲乐会那么“热情”的对着自己扑过来。

    这是一个对于有唐悠来说一件好事情。

    但是——

    唐悠回过神,下意识道:“不,没有。”

    “回见。”

    还是等这一段时间过去之后社区外的丧尸少一些了,再带他们出去看看。”

    “一点也不怎么样啊,艾斯桑。”扎着马尾小辫,十指涂着红色指甲的加州清光道。“社区外面可是有很危险的,孩子们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艾斯抓抓头,“这个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与公寓这边不同,同样也是知道唐悠是为了什么事情才不愿来这里的原因的六振刀剑男士

    她犹豫了一下,说道:“有一本之前连载完的小说有出版社联系想要出版,但又因为如果网络版本已经完结,喜欢看的读者也就都知道结局了,为了小说在出版之后销量会有一个提升,所以,经过商量,让我再写一点新的内容,添加到正文之中,所以这半个月我没有过来是因为这段时间我都窝在自己那边码字。”

    克巳双手叉腰,“他们一群大男人怎么可以欺负悠姐姐一个女孩子,黑手党也不会对女性出手,他们好渣啊!!!”

    “菜地?”唐悠不解。

    唐悠大人这是因为觉得尴尬与丢人所以才会决定暂时消失一段时间了。

    这都过去半个月了,唐悠大人真的还不打算过来吗?

    “原来如此。”唐悠恍然。

    “那现在要怎么办?”艾斯扯了扯自己的小卷发,问着身边两个人。

    尤其是当她带着家里头的三只毛团子敲隔壁织田家的门想要找五个小朋友却发现织田家没人后准备下楼走走看到社区里头那多出了很多她认识的,不认识的,对着脸看着眼熟的又或者不熟的脸时,心中的那种恍惚更甚。

    “唔姆,抱歉,是我失礼了。”

    灰原雄蹲在五人面前,抬头就对他们一个摸头杀,“稍微开心一点嘛,笑一笑,不然,可是会把福气叹走的哦。”

    “呜哇,悠姐姐。”挨着加州清光站着的继国缘一感受到小姑娘想要下来心情,配合的又将人放到了地上,当下小小的小姑娘将所有人都甩开,然后像个小炮弹一样冲了出去。

    “悠姐姐她什么时候才会过来啊。”咲乐瘪瘪嘴,皱着包子脸问道。

    “悠姐姐你怎么突然就不过来了,咲乐很担心你。问织田作,他只会面瘫着一张脸不告诉我们。”挂着泪水的脸抬起,对上唐悠的视线,“悠姐姐,你要是受欺负了就告诉我,我叫上大家,还有织田作给你找场子。”

    “咲乐想悠姐姐了。”

    然后,两条小胳膊圈住自己的双腿在那里委屈巴拉的哭。

    但注意到和自己对话的人是一位长的很像猫头鹰的青年时她想了想,话一转,问道:“请问,你知道织田君他收养的那五个孩子一般都是在哪里玩的吗?”

    看着不一会儿就被五个孩子包围起来的女性,继国缘一对着身边的两人问道:“她就是花花社区的主人?”

    “你刚刚说的是优他们吧,他们一般时候都会去农地那里。”炼狱杏寿郎继续道。“在那里,还有一块专属于他们种植的菜地,你一会儿过去之后可以看看。”

    “有什么关系。”被阻止的艾斯也不生气,他冲着因为被咲乐泪汪汪看着从而将人抱进怀里的扎着高马尾的男性。“一个大人不行的话,多叫几个大人一起保护孩子们不就好了嘛。你说是不是缘一?”

    之后她又将公寓这边的钥匙在商城全套复制了一套交给了留在公寓不出去的恋雪。

    咲乐委屈巴巴:“想悠姐姐。”

    只不过,对于唐悠的邻居,尤其是织田作之助家里头的五个小萝卜头们来说,就非常的不开心了。

    “唔姆,虽然听起来好像是小孩子在过家家什么的,但是他们并没有捣乱,是真的帮了大家的忙,食堂现在每天做的菜,都是他们种出来的。”

    随着花花社区住进行来的人渐渐变多,五个孩子能去的地方也变的多起来。

    然而,等到将过来的一百多振刀剑男士安排好他们各自住处,又和公寓这边的人一起商量好了食堂那边每日的制做三餐的轮班表,确定可以打开2号仓库的人员以及农地那边的打理,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她带着自家的三只毛茸茸回自己那边了。

    哪怕面对的是小孩子,说出接下来的话,她也总有一种不太好意思的感觉。

    “还有柚子和梨花。”

    或许是五小只的叹气声太大,又或许是他们身上的怨念快要实质化了,终于将最后一块农地播种完的三人将播种机开进1号仓库后又折返了回来。

    “是啊。”艾斯脸上带着阳光的笑容,“唐悠人很好,也大方,做饭的手艺也特别好。最重要的是她经常会跟着视频做一些不常见的小点心。”

    只是,小咲乐啊,你可能不知道,他就是其中“欺负”自己的人之一。

    而且,人看起来也瘦了一圈。

    优手枕在脑后,身体往后一倒:“能有什么办法?就算我们为悠姐姐报仇,可是悠姐姐看不到的话,也没有什么意义的吧。”

    炼狱杏寿郎:“唔姆,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了吗?”

    然而,所得到的是两人无奈的眼神。

    当下,已经忘记

    晚了咲乐一步的小正太也才反应过来的冲了过去。

    .

    “我知道了。”炼狱杏寿郎点头道。

    《我给隔壁地狱当编外辅助的日子》最快更新 [lw77]

    如果下次不想再见到唐悠大人又因为这件事情再“消失”,那么他们就要在她下次过来的时候当着她的面前假装不知道还有这件事情发生……就,感觉还蛮有意思的。

    “一定是他们欺负悠姐姐了吧。”仿佛是自己亲眼见到了一般真嗣用着笃定的语气道。

    只是,这件事情也仅限在他们刀剑男士之间流传着。

    不得不说一下的是,单就是给刀剑男士发钥匙她就花了好一段时间,顺便她除了自己手中留下了几大串的整栋单身宿舍备用钥匙,她还特意将另一份备用钥匙交给了极化过后没了斗篷的山姥切国广,嗯,以及压切长谷部。

    也不是没经历过耳朵遭受亲戚家的小孩子那种刺耳的哭声,但是,他们大多的时候都是因为家里头大人不给买糖果,买玩具什么的才哭,而不是因为担心别人这种事情才哭。

    “那,回见。”

    坐在上次野餐的榕树下,面向农地,五小只你一口气才叹出来,我一口气接着叹,小模样别提有多愁苦了。

    他拍着艾斯的肩膀催促道:“艾斯哥哥,快点,放我下去。”

    他道:“唔姆,你是唐小姐吧,你好,我是炼狱杏寿郎,我身边这位是悲鸣屿行冥,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这种事情谁知道啊。”优头痛道。

    不过,我不是因为在这里被谁欺负了才不过来,而是我那次回去之后收到了编辑的联系。”

    有人起哄,嘴巴就一秃噜将那天发生的事情对着所有刀剑男士说了出来,可以说要不是他不能向唐悠那样可以变身外,其他一点细节都没有放过的对着他们全说了。尤其是变身那一段,简直比看二次元动画还要来的激动与梦幻。

    没有被投喂过的加州清光眼神死,他吐槽道:“最后一句才是你最想说的吧。”

    虽然邻居的恋雪姐姐人很温柔,后来过来和夏油哥哥一起住的灰原哥哥人也很好,住在一楼二楼三楼四楼的人们也非常的好,两个蝴蝶姐姐每次做了好吃的都会送他们一份,炼狱哥哥和悲鸣屿哥哥只要有空就会陪他们玩……但是,他们还是好想会陪他们跳舞,投喂他们点心的悠姐姐啊。

    小孩子能有什么力道,艾斯一点也没有感觉被拍的地方那里疼。他配合的将幸介放到地上,双脚才落地的幸介当下就朝着同伴追了出去。

    于是就这样,她到嘴边的话一拐就从一个人负责单身宿舍的全部钥匙就变成了由他们两人一起管理了。

    但是,总的来说,她还是觉得在回到自己世界之前先在这里做好了准备还是感到庆幸的。

    炼狱杏寿郎:“是单人宿舍那边的短刀们最先想出来的,两三人承包一块地,等菜成熟之后,大家交换着吃什么的,优他们五人因为年纪有一点太小,所以就被分成了两组分别加入到了别的短刀小组里头什么的。”

    再次来到花花公寓唐悠整个都是带着一点恍惚的。

    “那我们怎么办?”咲乐眼睛泪光闪闪。

    她站在原地发呆的时间有一点长,令从公寓出来,准备去食堂帮忙的炼狱杏寿郎和悲鸣屿行冥也都不由的停下。

    码字速度一般,想要在半个月内码完20万字的新内容,也是让她有点戳的。

    比如,去单人宿舍那里找短刀玩什么的。

    “直接叫我唐悠就可以了,炼狱先生,悲鸣屿先生。”唐悠道。

    “炼狱先生。”她道。“我并没有要责怪他们的意思,只是几块地而已,按照农地那里蔬菜的成熟度,其实我觉得哪怕被他们嚯嚯十七、八块的,我想其他农地的出产也能供给给花花社区的其他人。”

    “不过,”艾斯双手插住幸介的咯吱窝,将人托起,“带你们出去玩怎么样?”

    只见一名穿着简单T恤与长裙的女性手中牵着一狗两猫的向着农地这边走来。

    唐悠一边在心中默默地想一边蹲下身,“抱歉抱歉,让咲乐你伤心了。

    结束了这次糟心又羞耻的任务,目前花花社区头顶的屏障又增加了一个月的时间,加上平常做任务,以及农地那边时不时因收获掉落下来的时间,现在屏障可以维持的时间已经拖延到了三个月之后。www.mengyou.me

    “走吧,走吧。”也不在意被人吐槽,艾斯招呼着两人,“听起来好像唐悠给那五小只带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我们也跟着一起过去看看啊。”

    就在唐悠快要被他那种能把人盯出个洞的目光盯的差点说出“抱歉,我自己去找”这句话时,炼狱杏寿郎出声了。

    站在1号楼楼下,拉着牵引绳的唐悠人有一点茫然,这个时候,她应该去哪里找那五个孩子?

    听着唐悠的解释,这个时候咲乐才注意到唐悠脸上挂着的那两个浓浓的黑眼圈。

    被叫到名字的青年摇头,“最近不行,“恶”被传送过来的频率太高了,我们不可能在清理一波接着一波由“恶”转变成的丧尸时还能兼顾照顾孩子。

    炼狱杏寿郎指指1号公寓楼的后面,“今天轮到我和悲鸣屿去食堂帮忙。”

    好吧,她原本就没想再加上一个压切长谷部的,但是谁让她抓壮丁的时候他正好经过,听到他们的对话之后虽然嘴巴上不说,但是眼神灼热的样子还是很可怕的。

    在唐悠没有再过来过的这段时间里头公寓这边又陆陆续续住进了很多人。

    幸介叹气:“所以说啊,那天他们都对悠姐姐做了什么?织田作为什么说话说一半,让人好难猜啊。”

    被她那么一叫,这边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都被吸引走。

    可是有人可是藏不住的话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拾忆文学网